我是《洗衣歌》第三任“老班长”

2017-03-21 09:25:38 中国西藏新闻网   叶鹏

W020170221380317541828.jpgvpt中国藏族网通

70年代的西藏军区文工团合影照叶鹏提供vpt中国藏族网通

W020170221380317655369.jpgvpt中国藏族网通

2009年2月叶鹏(后排右三)随中央电视台军事频道摄制组回到西藏军区文工团时的合影照vpt中国藏族网通

W020170221380317721209.jpgvpt中国藏族网通

《洗衣歌》剧照vpt中国藏族网通

我是舞蹈《洗衣歌》第三任饰演老班长的演员,从1971年7月到1986年12月历时15年,除西藏阿里和墨脱外,西藏的每个边防点和哨卡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歌声和舞姿。艺术创作是无限的,有血有肉的作品生命力就强,舞蹈《洗衣歌》之所以久演不衰,在于歌颂军民鱼水情深和汉藏民族团结,还有诸多像“老班长”那样能吃苦、能战斗、能奉献的西藏边防军人的精神!著名歌唱家巴桑所唱的《仰望喜马拉雅》唱出了我的心声:“喜马拉雅高高挺立云端,那里的情最深、爱最甜。情爱之中回荡着我的呼唤,最高的哨所在喜马拉雅,它总让我挂念”。vpt中国藏族网通

我13岁光荣参军成为一名驻藏部队的文艺兵,在成都训练两年,1967年6月终于坐上汽车沿川藏线向西藏进发了,没想到这一行竟然走了三个月。上个世纪60年代驻藏部队的文化生活相当匮乏,我们一路走一路演出,所到之处受到部队官兵和当地藏族同胞的热烈欢迎。尤其是西藏察隅地区,文工团还没有去过,到日东边防站骑着马要走三天,我们演出队随马帮运输队去慰问,途中要翻越雪山、踏冰河、走原始森林,晚上睡帐篷、木板房。因为只有一间简易木板房,并且是用木板搭起的简易地铺,于是女老师睡中间,右边女学员,左边男学员,最左边是男老师。记得我在骑马的颠簸中帽徽丢了,是藏族老百姓拾到送到边防站的。在竹瓦根军械物资仓库,仓库主任非常喜欢我们这些小兵,就瞒着老师带我们去打手枪,每人过了三发子弹的枪瘾,此事被老师知道了,连夜开会批评要处分我们,我们吓坏了,到底是主任求的情,还是老师吓唬我们,后来此事就平息了。vpt中国藏族网通

1967年8月下旬的一天,我们经过藏东南扎木地区,争取上午翻过色齐拉山到林芝。到通麦天险时,看到许多部队的运输车停靠在路边,以为他们在休息,直到有人拦住,我们才下车,眼前的情景让大家都惊呆了,公路没有了,巨石往山下滚,有的飞石撞向对面的山又回落河中,真是飞沙走石,甚为壮观,可惜那时没有照相机和摄像机。观察山体塌方的施工人员劝我们赶快离开,停车的地方也不安全,于是在老师的带领下我们退回通麦兵站。快吃午饭的时候,听到马达轰鸣,人声嘈杂,原来是部队的运输车辆都撤回来了,汽车团的干部说,宣传队的小兵撤得早,要是晚撤半个小时,都得埋在山里了。后来得知汽车团的排以上十名干部去探路都没能回来,记得其中一位连长叫李显文,这十名干部被中央军委命名为“川藏线上十英雄”光荣称号。vpt中国藏族网通

1971年底,我团奉命到亚东慰问。文工团乐队队长庄涛是当天的值日官。半夜一阵紧急集合的哨子把大家吹起来,以为部队有什么动作,实际是庄涛太紧张,半夜睡眼惺松地以为天亮了,抓起哨子就吹,部队首长也很紧张,闹了这么大的笑话。文工团在帕里慰问部队,女演员们穿着薄纱似的衣服在寒风中跳着新疆舞,台下部队的领导突然大声喊道“全体起立,脱掉皮大衣,把大衣送到后台!”,瞬间舞台两侧堆起的大衣像小山;文工团在林芝演出,到哨卡要步行穿越小河,迎接护送我们的部队排长硬是让我们踩着他的脚过河,不让一个人掉到河里;在日喀则岗巴,那里的手抓羊肉很有名,部队特意买了羊招待我们,同志们可开了荤,而我从小不吃羊肉,眼巴巴地看着大家吃肉,只好就着四川榨菜下饭。vpt中国藏族网通

在巴巴扎东,八月天下起大雪。这一天我们要离开慰问的部队,大家感到奇怪的是,营区静悄悄的,说是部队执行任务去了。当我们驱车离开营房不久,突然从雪中跃出战士们,大家赶紧下车,文工团员们握着战士们冰冷的手热泪盈眶,大家激动地喊口号“向英雄的战友们学习致敬”,部队用这种“设伏”的方式欢送我们。vpt中国藏族网通

在海拔5200米的查果拉边防队,慰问演出后,文工团还与战士们进行了篮球友谊赛,战士们的奔跑速度和文工团员形成鲜明对比,与其说是打篮球,不如说是传篮球。听分区的同志讲,边防队官兵们最盼望的是家中的书信,当我们的汽车还在山下时,山上的哨兵就通知官兵们赶快给家写信,等我们的车到哨所时,官兵们已经把写好的书信准备好了。vpt中国藏族网通

2009年2月,我随中央电视台CCTV7频道(军事频道)回到阔别已久的雪域高原,录制《永远的洗衣歌》,在文工团的排练场,我不顾57岁的年龄,与演员们又激情了一回《洗衣歌》,跳完后我一屁股坐在地板上了。《永远的洗衣歌》播出后,西藏军区原政委阴法唐邀请在京部分原文工团员到他家畅谈西藏的发展变化。当提及我在文工团跳完《洗衣歌》一屁股坐到地板上时,阴政委心疼地说:怎么也不吸点氧气?我顺口回答:那时老同志都不吸氧气!阴政委马上说,这就是老西藏精神!的确,老西藏们有着“缺氧不缺精神”的风骨。vpt中国藏族网通

在西藏短暂日子里,我看到部队建设发生了巨大变化,官兵每顿饭保证八菜一汤;到兵站如到家,根本不用带行李,也不用睡大通铺了,拖鞋都整齐地摆在床下,还设有话吧(便于官兵向家中报平安)、氧吧、图书室、娱乐室。vpt中国藏族网通

2016年年初,我受邀与在京参加春晚录播的西藏军区文工团演员们,参加中央电视台CCTV7频道《军营合家欢》录制以及慰问在京军以上离退休干部的演出,这时饰演《洗衣歌》班长的我已64岁了,所以我的爱称是“老班长”!vpt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子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