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姐弟俩的求学经历说起

2016-10-18 09:35:55 青海日报   本报记者 赵静

互助土族自治县林川乡贺尔村地处脑山地区,自然条件差,耕地少,且交通不便,无村办产业,村民创收渠道有限,收入不高。村民郭启荣一家4口人,是林川乡典型的贫困户。郭启荣夫妻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勤劳、朴实、节俭,可以说整日面朝黄土背朝天,也仅能维持生计。再加上郭启荣夫妻二人身体状况不佳,需经常看病吃药,子女郭天慧、郭天辉今年完成高中学业,被青海省卫生职业技术学院录取。但这天大的喜事却成了这个困难家庭的一份沉重负担。就在这一家人愁眉不展时,互助县教育局雪中送炭,帮助两个孩子享受到了2016年互助县建档立卡贫困大学新生扶贫资助金各2000元,同时申请到“雨露计划”大学生扶贫资助项目,每年补助3000元,解除了郭启荣一双儿女上大学的后顾之忧。

看到孩子们终于如愿以偿,郭启荣激动地说,“感谢党、感谢政府,是党的好政策让我的两个孩子能够顺利完成学业”。郭启荣还说“孩子们从小学到初中享受了‘两免一补’政策,高中享受了普通高中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国家助学金,每学年资助金2000元,今年上大学,又享受到贫困大学新生扶贫资助金,我们一家不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对党和政府的感激之情,我们庄稼人不会说话,只有说‘谢谢、谢谢’……”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转眼已经开学两个月了。郭天慧、郭天辉在自己心仪的学府里,实现了自己的大学梦。郭天慧说,“正是有了国家大力资助,才让我和弟弟得以顺利升学。在大学里,有热心的领导和老师,有国家给予贫困学生的资助政策。正是因为助学金的支持,为我们的父母减轻了不小的负担,我们的人生道路也因此更加宽广,我们的心灵不再寂寞与无助。当然,我们不会因为获得助学金而沾沾自喜,不会因为获得助学金而使自己放纵、堕落。那种行为、做法是对国家助学金的亵渎,是对国家政策的不尊。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我们虽然很平凡,但是我们知道感恩。从我做起,从小事做起,我们要用实际行动去表达我们的感激,用我们的真情去回报社会,用我们的奋斗去担起肩上的那份责任!”

通过走访了解到,近年来,互助县教育局积极落实各项教育惠民政策,加大督查力度,规范资金管理,确保党和政府的惠民政策真正惠及于民,截至今年9月下达营养改善计划资金1328万元,惠及学生33200人;下拨义务教育阶段公用经费和寄宿生生活补助3081.1925万元;发放普通高中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国家助学金 241.5万元、受益学生2415人,发放中职学生国家资学金77.24万元,受益学生774人;落实生源地助学贷款2866.6914万元,受惠学生5125人;落实免费教育资金476.85万元,受惠在校学生数达7000多人,保障了贫困家庭学生接受优质教育的权利。

编辑:王晓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