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助小伙带瘫痪妈妈上大学

2016-02-04 11:53:59 西宁晚报   文玲

一场车祸瞬间毁灭一个幸福家庭,父亲去世,妈妈高位截瘫,正在上大学的他,面对家庭巨变,用自己的肩膀扛起家庭重责,让同样上大学的妹妹继续完成学业,休学一年后,他则带着高位截瘫的妈妈重返校园,一边照顾妈妈的生活起居,一边继续求学,他的孝行在家乡互助县、在他就学的西安科技大学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美谈……

青海小伙白永皓,用行动诠释了中华孝行美德,也感染和感动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20岁小伙子照顾妈妈

西安科技大学对面一间简陋的民房,收拾得整洁有序,这里是白永皓和妈妈在西安的“家”。每天早晨7点,白永皓准时起床,给妈妈洗漱,换尿布,将妈妈的大小便收拾干净,接着做饭,又细心地给妈妈换一个舒服的姿势,将妈妈可能需要的物品尽量放到妈妈能伸手够到的地方。临出门时,他又给妈妈倒一杯水放到床头。7点50分,他还要赶到学校去上课。下课后又匆匆回家,买菜、做饭,给妈妈翻身……

当同龄的孩子们还在父母身边撒娇的时候,他早已独自扛起家庭的重任。

身高1米9的他,像一个战士,撑起这个破碎的家;又像一个护士,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妈妈的一切。两年多来,瘫痪在床的妈妈没有发生大面积褥疮,就是因为得到他细心的照料。

幸福家庭突遭横祸

白永皓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在青海省互助县威远镇班家湾村二社,爸爸妈妈一边务农,一边经营一家肉铺,勤劳的父母想给白永皓和他的妹妹更多幸福的生活,尽可能给他们提供更多的物质条件,一家四口相亲相爱,其乐融融,虽然不富裕,但却幸福快乐。

2013年6月,白永皓和妹妹双双考上大学,一个农民家庭一下出了两个大学生,虽然家庭经济负担陡增,但看到一双儿女学有所成,开怀的父母早出晚归,挣钱供养两个大学生。

然而2014年6月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瞬间给这个家庭带来没顶之灾,父亲当场被夺去生命,妈妈因胸椎三四节压缩性骨折导致高位截瘫,胸部以下,失去知觉。大夫说,妈妈康复的可能性很小。

生活的重担一下子压在白永皓稚嫩的肩膀上。从学校赶来的白永皓一边料理父亲后事,一边处理车祸事宜,一边照料病重的妈妈。

独自扛起家庭重任

手术后的妈妈突发右腿静脉血栓,仍然在医院治疗,恢复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妈妈生活完全无法自理,吃喝拉撒全要有人照顾。车祸前,妈妈健壮结实,而娇小的妹妹根本无法替妈妈翻身。照顾妈妈除了亲友们偶然帮忙外,自然落到了白永皓身上。

面对生活的艰辛,兄妹俩在哭过后,选择了坚强。他时常安慰失去亲人的妹妹和妈妈。

时光流逝,转眼到了开学的时间。怎么办?

白永皓作出了决定:妹妹继续上学,妈妈由我来照顾。

一个大男孩,照顾一个40岁出头的成年妇女,有诸多的不便。可白永皓对妈妈说:“你是最疼我爱我的妈妈,现在你生病了,当然由我来照顾你。”

就这样,妹妹流着眼泪一步三回头地去河南南阳上学。而他则休学,留在家里陪伴妈妈。

一日三餐,洗漱擦洗,按时翻身,即使在妈妈的生理期,他也细心地给妈妈擦洗身体。闲下来时,就陪妈妈说话,让失去丈夫的妈妈走出精神困境,鼓励妈妈坚强面对疾病,原本天真的白永皓完全忘了之前自己还是一个少不更事的小青年,在变故中迅速成长为一个男子汉。妈妈也在他的照顾下逐渐平复了伤痛,积极配合治疗。

春去春来,花开花谢,这个伤痛中的家庭在困境中顽强前进着……

带着妈妈上大学

妈妈康复遥遥无期,也许终身需要人照顾。失去了家庭收入,一家人的生计怎么办?

虽说交通事故由肇事一方负全责,白家获得了几十万元赔偿金,但妈妈仍在治疗中,花费巨大,还有妹妹仍在上学。如果身无所长,找不到工作,怎么可能让妈妈过得舒心呢?而妈妈也在担心,自己拖累儿子,情绪反复……

白永皓和妈妈商量,在这样的情况下,学业更不能丢。

白永皓再次作出人生的决定:带着妈妈一起上大学。

今年8月,他联系同学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带着妈妈出发了。

舟车劳顿、气候不适,一到西安,妈妈就病了。他边学习边照顾生病的妈妈,没有一句怨言,没有一丝退缩。在他的精心照顾下,妈妈逐渐好转……

如今,在“家”与学校之间,白永皓匆忙但坚强勇敢的背影,让知道的人投去敬佩的眼光……白永皓的妈妈因为儿子的陪伴,努力地接受现实,坚持着康复训练,希望能带给儿子一丝轻松。

白永皓的同学李昊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白永皓开朗聪明,家里没有变故时,爱玩爱闹,和同学们关系处得不错。现在他每天都忙着照顾妈妈,还要学习,能感受到他比以前成熟了,也深深为他这样的孝行打动,他是当代大学生的楷模。

白永皓的辅导员许老师告诉记者,虽然知道的不多,但能感觉到他是一个勤奋的好学生,以后会给白永皓更多的帮助。在班家湾村正在进行扶贫工作的省文化新闻出版厅干部张健得知白家的遭遇后,积极奔走,希望能给这个在风雨飘摇中坚强绽放的家庭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张健说:“白永皓在用榜样的力量推动社会发展的正能量,每一个人都有责任伸出援手。”

白永皓对记者说:“家里花费巨大,没有多少存款了,但妈妈康复还需要很多钱,我一定要努力,让妈妈过得好一点。这是我的心愿,更是我的责任。”

白永皓的妹妹白永倩说,有哥哥在,我相信一切会好的,生活虽然艰辛,但我相信一定会有苦尽甘来的一天。相信妈妈还能站起来。

编辑:王晓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