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长远出发从源头治理

2016-08-17 09:21:21 青海日报   王玉娟 蔡金山

包虫病是人畜共患病,其发生和流行有着非常复杂的病原学背景、社会背景和特殊的自然环境因素,防控难度大,涉及部门多,是一项庞大的社会系统工程。因此,要做好包虫病的防治工作,必须加强组织领导,发挥好政府的主导作用。要成立专门的包虫病防治领导机构,把包虫病的防治纳入政府考核目标,逐级签订目标责任书,将其作为维护公共卫生安全,谋求农牧民群众民生福祉的重要工作来抓。

要形成各部门齐抓共管的工作格局,多个部门共同行动,在科学分工的基础上,建立协同联动机制,各负其责,联防联控,互通信息,定期开展信息通报或阶段性工作总结,把本部门的各项工作落到实处。同时要广泛发动干部群众,全社会参与,群防群控。

提高认识是防治包虫病的关键,因此要进一步加强包虫病防治知识的宣传工作,提高干部职工和牧民群众对包虫病危害和防治知识的认识水平。要充分利用宣传册、连环画、板报、展板、电视、广播等各种方式,强化宣传教育。各动物防疫和医疗卫生部门,要逐级开展包虫病防治知识的培训,提高专业技术队伍的防控知识和防控水平。

要突出传染源控制,充分发挥动物防疫部门的作用。

做好终末宿主———家犬的防控。开展犬数量调查工作,摸清所辖地区犬的底数,调查统计该地区家犬的数量,并对流浪犬的数量进行较为科学的测算;开展犬感染情况的调查,包括感染的种类、感染率、感染强度等,开展包虫病预警预报分析;做好家养犬的驱虫工作。提高村级防疫员的劳动报酬,落实意外伤害保险,充分发挥各级兽医专业人员和村级防疫员的作用,组织指导农牧民群众开展好犬的驱虫工作,以及驱虫后的粪便无害化处理工作。对犬驱虫的密度和驱虫质量进行考核,确保驱虫工作的效果。

做好中间宿主———牛羊猪的防控。牛羊猪是包虫病的中间宿主,是感染源。要利用牧区秋季集中屠宰等时机,开展牛羊猪包虫病感染情况的调查。特别要重视羊的调查,有条件的地区也要开展鼠类包虫病感染情况的调查。加强对牛羊猪等牲畜屠宰场的检疫监管,开展集中屠宰,并做好检疫工作,对检疫中发现的患病脏器做好无害化处理。同时,做好病死动物尸体的无害化处理。

羊包虫病是犬感染包虫病的主要来源。在野犬数量多,狼、狐狸等野生肉食动物难以控制的地区,充分运用和发挥新型科技成果的作用,采用基因工程疫苗等对羊进行免疫注射,防止羊感染包虫病。鼠类也是包虫病的中间宿主,要特别加强草场、城镇周边、乡村居民生活区周边的灭鼠工作。

各地要因地制宜,依靠县乡政府、公安部门和村民委员会,做好野犬的管理工作。有条件的地区对患病流浪犬进行扑杀,这是源头治理的最主要措施之一。条件尚不成熟的地区,对流浪犬进行集中圈养、集中驱虫、开展绝育手术等措施。

防治包虫病的基本原则是“预防为主”,预防的关键要从切断犬和牛羊的循环链做起,防治策略应采取“标本兼治”,环境中病原的污染问题得不到解决,人群新的感染和发病病例就不会减少。没有充分发挥动物防疫部门源头治理的作用,是部分地区包虫病危害依然严重的重要原因。希望国家加大对兽医部门必须的包虫病防治经费投入,确保发挥兽医部门源头防治包虫病的作用。

编辑:王晓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