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识青海湖

2017-12-01 09:39:00 青海日报   郭成良

1.JPGIfG中国藏族网通

夜行西海IfG中国藏族网通

那年8月,妻子临时去青海湖畔的一处工地实验室上班,彼时正好赶上我放暑假,于是一起去青海湖岸住了十余天。IfG中国藏族网通

下午5时,车子驶出西宁,在通海稍作停留,装了点东西,在落日的余晖里驶进了湟源峡。IfG中国藏族网通

沉重的三康货车载着我们,奔跑在青藏公路上,我的思绪早已飞散开去……IfG中国藏族网通

湟源峡也称西石峡,峡谷逼仄,山石险峻,沟谷流水汹涌,涛声震天;依峡谷而建的公路蜿蜒曲折,穿峡而过。自古以来,西石峡就是西宁通往牧区的重要交通要道,著名的唐蕃古道、丝绸之路青海道均由此穿过。路边有五处摩崖石刻,其中最著名的是清道光二十一年(1840年)丹噶尔抚边同知黄文炳书写的“山高水长”和清嘉庆五年(1800年)由西宁兵备道鄂云布所题“海藏咽喉”,还有“转危为安”等著名石刻,这些石刻,证明在那个年代湟源峡地势的险要与恶劣。而今,驼铃声声、马帮出没的西石峡早已天堑变通途。IfG中国藏族网通

太阳早已遁入山背后,远山近水,在车窗外一闪而过。过日月山时,外面什么也看不清,只从司机师傅口中得知我们的三康货车正行进在日月山口,旁边就是著名的日亭和月亭,文成公主进藏的故事在这里演绎了一千多年,曾留下多少凄惨壮美的故事。IfG中国藏族网通

晚上行车,见前面两道光柱射得很远,笔直的柏油马路如一道半透明的光柱一样,伸向远方,感觉越远越高,如利剑直插天边。路两旁不远处可见两道网围栏,一直伸向远方,常有草原鼠跑上来横穿公路;前面天际繁星点点,继而灯火阑珊,走近发现旁边有一些筑路工地及料场,挑着惨白的灯,沿途的村镇,街灯昏暗,店铺紧闭,偶见一两个身穿藏袍的人一闪而过。想象着公路两侧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草原,一些向阳背风处藏着几个藏族定居点,黑牛毛帐篷、土墙羊圈、拴马桩下的马匹、狂吠的藏狗……IfG中国藏族网通

天上的青海湖IfG中国藏族网通

突然,司机师傅说,前面右边那一道白线就是青海湖。我透过风挡玻璃看到右前方半空中隐隐约约有一条白线,这就是青海湖?这就是青海湖的湖面吗?感觉湖面抬高了许多,一个命题蓦然出现在脑际——天上青海湖!IfG中国藏族网通

我们的车追逐着这道白线疾驰,白线始终若即若离,走了很久,就是走不到它的尽头。IfG中国藏族网通

到达目的地泉吉乡已是第二天凌晨两点。这是一个灯火通明的大院,院子里有一排平房,平房前整齐地扎着七八顶军绿色帆布大帐篷。管理员把我俩安排在一顶空帐篷里,里面有七八张行军床,选好自己睡觉的地方,头一挨着枕头,不知不觉进入梦乡。IfG中国藏族网通

第二天起床已是九点多,出了帐篷,只见偌大的院子里只有几个人在忙碌着,没有多少声响,人们都到工地去了。因为我们初来乍到,姐夫特意安排食堂留了饭。吃过饭,我们急着要去看青海湖,食堂师傅说,海看着近,其实直线距离也有二十里远,步行去看海,费事得很。我注意到,这位操着本地口音的厨师说到了海,是啊,是青色的海!IfG中国藏族网通

泉吉隶属刚察县,是青海湖北边靠西的一个乡,国道315线和青藏铁路横贯全境。姐夫他们工程队正在改建国道315线公路环湖段,他们负责二十多公里路面的铺油工程。工期紧,要为八月份举办的“环青海湖国际公路自行车赛”铺平道路。IfG中国藏族网通

我们走出大院,想找一个制高点看青海湖。出门发现只要眼前没有建筑物遮蔽,远处那一抹白线还是挂在天边,和昨夜不同的是那道白线清晰多了,而且白线上有一层深蓝色,质感很强,似一堵厚厚的玻璃墙,长长地挂在目之所及的地方,与天相接。虽是盛夏,早上飘过一阵雪花,背阴向阳的地方嫩绿的小草已经钻出来了,冷风一阵阵吹过来,带着海腥味,叫人不觉打个寒战。IfG中国藏族网通

泉吉乡的街道上,行人来来往往。有本地的藏族同胞,穿着长袍蹬着马靴,牵着马慢慢走过,或有青年骑着老幸福摩托车疾驶而过。IfG中国藏族网通

下午,我们乘车走过一段砂石路,从一路口向南拐入草滩,向青海湖驶去。由于车轮长期的辗压,路上留下两道深深的凹痕,如铁轨一样逶迤远去。路边是大草滩,满地的芨芨草如旗帜一样高高扬起,在风中飘动。IfG中国藏族网通

镶着白边的青色大海就在前面。IfG中国藏族网通

2.JPGIfG中国藏族网通

湟鱼洄游IfG中国藏族网通

青海湖听涛IfG中国藏族网通

车子在一条小河边停下来。这条小河不知流淌了多少年,弯弯曲曲,流水在原野上切割下去近半米的河道,现在是丰水期,河水非常清澈,水流无声,河底砂石历历可见,但见有的砂石飘着动起来,并不停地移动,不,那不是砂石,那是鱼!这是青海湖湟鱼溯游而上,到淡水河产卵摆籽,我们见到了湟鱼洄游的壮观景象。我们脱掉鞋袜,蹚进水里,只觉得脚面和小腿上有鱼嘴碰触和鱼尾扫过的感觉,酥酥的、痒痒的。眼前如云彩一样的湟鱼向上游游去,争先恐后,金黄色的鱼背在河水的折射下散发出耀眼的光彩。IfG中国藏族网通

赛佛车直接开到大湖边缘。车子停在离水面二三十米的地方,我们踩着砂石向湖边走去,谁也不说话,都被浩瀚的大湖镇住了。IfG中国藏族网通

只见一个个波浪如车轮一般滚动着,由远及近,由小到大。跳跃的水面以一定的节奏涌动着,深蓝的、厚重的、浩渺的湖水就在眼前。这哪里是我日思夜想的青海湖,这简直就是汪洋大海呀!IfG中国藏族网通

我心目中的青海湖是平静的,如一面镜子,一面巨大的、蓝色的镶嵌在日月山下的镜子,她一定静如处子,羞涩而含蓄,等待着远方的游子,前来朝拜……眼前的青海湖,是聚集着无限力量的大海,暗藏着无数想急于跳出海面的精灵,它们拥挤着、躁动着、呐喊着……IfG中国藏族网通

太阳跌入地平线,海风飕飕,几个人看着高出地面的青海湖,捡起脚下的石子,奋力扔向远处,在海涛的怒吼中不见一点踪影,也没有发出一点响动。我们站立在茫茫大湖边缘,面对这靛青色汹涌澎湃的湖水,心中终于释然。人生本就曲曲折折,遇点挫折又如何?在苍茫大湖面前,人如移动的草芥,那些得失荣辱又算得了什么?我明白了,青色的海,不是海。重要的,既是湖,却也具备了海的气势。IfG中国藏族网通

回去的时候,发现赛佛车的轮子深陷在泥沙里。我们几人推推搡搡好半天,车子没有向前挪动半步。天气越来越晚,能见度越来越小,湖水越加深沉,涛声沉闷而毫无节奏地灌进耳朵。就凭眼前几个人的力量,赛佛车是无论如何走不了的。姐夫叫司机去工地叫人,妻子守在车里,我们站在湖边,面对大湖的咆哮,心里产生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害怕湖水会涨起来,害怕传说中的水怪会伸出长长的脖子把我们吞噬……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远处有了汽车灯光,救援的人来了,一辆货车停在远处,下来十几个民工,在车子前面拴上绳子,大家高喊一二三,车子在湖边动起来,赛佛终于脱离泥泞,来到小路上,我们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下来了。IfG中国藏族网通

青海湖在后边越发深沉,涛声、风声越来越大,却被赛佛的马达声掩盖了。第二天,工程如常开工,我在工地实验室帮了几天忙,经常抽空跑出去,远远地看着挂在天上的青海湖。IfG中国藏族网通

大约十天之后,我坐那辆回省城办伙食的三康车离开工地,离开了青海湖。后来我又多次去看青海湖,去鸟岛、去151、去二郎剑、去沙岛,也到过几处湟鱼洄游观景台,对青海湖有了新的理解,但初识青海湖的经历,却记忆犹新。IfG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子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