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饕食话 『冷酸菜,剌笼苞』

2017-08-17 09:50:56 甘孜日报   龚伯勋 文/图

sKE中国藏族网通

sKE中国藏族网通

阿妹住的山又高,sKE中国藏族网通

没得吃的好心焦。sKE中国藏族网通

早晨不离冷酸菜,sKE中国藏族网通

晚上又是剌笼苞。sKE中国藏族网通

这是早年流传在康定大小鱼通地方的一首“四句歌”。听起来多少有些凄楚悲怆。sKE中国藏族网通

酸菜,鱼通人着实离不开它。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常在鱼通地方行走,时不时就听到“三天不吃酸,走路打偏偏”这个“口言子”。说起来话长,容后再叙。sKE中国藏族网通

这“剌笼苞”,外方人倒是有点儿陌生。它是一种落叶灌木,常年累月枝杆上长一身粗短尖利的剌,春夏时节,就象椿树一样,才在枝头上冒出一个个嫩嫩的芽苞儿。此物在鱼通山区常见。当地人爱将那嫩嫩的芽苞儿摘下来,汆过水凉拌着吃。我曾品尝过,略有点儿苦涩。也有将它捞成酸菜的,自然无苦涩感。这剌笼苞,在当地还算是排得上号的野菜。sKE中国藏族网通

冷酸菜和剌笼苞,都算不上什么美味佳肴。一曲“四句歌”,道出了山民生活的清苦。sKE中国藏族网通

话又说回来,为什么鱼通人要说“三天不吃酸,走路打偏偏”呢?sKE中国藏族网通

原来,早前在鱼通地方,盐是稀罕之物。“鱼通河转一转,盐巴锅头涮一涮。”那时运到这方的盐,且多是像石头一样的“锅巴盐”。盐的价钱也贵得咬人,上世纪五十年代,我们曾在鱼通的纳足沟作过调查,解放前20两贝母,只能换到4斤川盐(解放后能换43斤),所以一般人家都舍不得将“锅巴盐”砸烂来“向”菜,只能将整块盐在菜中涮一下,多少沾点儿咸味就行。大人逗孩子,不是像现代的人们那样,给几块水果糖什么的,而是将一小块儿“锅巴盐”装在一个小布袋里面,挂在孩子胸前,让他们想嘴里有点味道的时候,舔一舔解馋。sKE中国藏族网通

人不吃盐,浑身乏力。怎么办?那就靠酸菜来“提劲”!酸菜富含乳酸菌,开胃健脾,增食欲,助消化,可满足人体多种需要,自然能增强精力。sKE中国藏族网通

鱼通人离不开酸菜。鱼通出好酸菜。这得益于鱼通地方有做酸菜的好材料,更有会做酸菜的鱼通人。“天时地利人和”,方铸成了美味的鱼通酸菜。sKE中国藏族网通

这话从何说起?sKE中国藏族网通

首先是鱼通高山上出产一种类似萝卜的块根植物—元根和叶宽肉厚的青菜,尤以元根为最。翠绿鲜嫩的元根叶子和青菜,都是腌制酸菜的上好材料。sKE中国藏族网通

再就是有腌制酸菜的好手—鱼通妇女。鱼通女,多是“大脚丫头”,高大壮实,堪称“女汉子”,且善良贤淑、憨厚能干,里里外外拿得起放得下,看不到一点“窈窕淑女”的影子。所以早年康定地方流行这样的“禅话”:“大风塆的风,瓦斯沟的葱,要讨婆娘到鱼通”。高高山上的鱼通女,“任你溜溜的求哟!”。sKE中国藏族网通

在鱼通的山区,几乎家家都有酸菜缸,户户都在腌酸菜。时济乡的山上有个叫庄上的堡子。庄上的土壤气候最适合元根生长,所以庄上的鱼通女腌制出的酸菜味道最地道。sKE中国藏族网通

天天离不得酸的鱼通人,到时候伸手在酸菜缸里捞一把起来,切上几刀,放点儿腊猪膘把锅一润,翻炒翻炒,加点儿花椒,掺上两瓜瓢山泉水,熬一会儿,就可把一大海碗玉米蒸蒸送下肚,好不开怀!sKE中国藏族网通

我第一次见识酸菜是1955年冬进炉不久,到瓦斯乡的大冈村参加建社工作时。当时的建工作组干部兴轮流做饭。一天,该一位“老当地”同志掌锅,他特地给大伙做锅酸菜汤粑子吃。只见“该同志”先从房主人家的酸菜缸里讨了把酸菜,几刀切碎,放上点儿老腊肉颗颗,下锅几炒,加点儿生姜花椒暴香,再倒入事先煮熟的二季豆(又叫紫云豆),大火煮开,然后将一大钵玉米面掺水搅成的若干小沱沱,加进去煮熟煮透,一锅酸菜二季豆玉米汤粑子就出锅了。这是我第一次品尝到的鱼通河美食,一口下肚,胃口大开,酸菜熬出的二季豆和玉米汤粑子令人越嚼越香,吃了一碗还想来一碗,竟一个劲吞了三碗!差点儿把肚子撑破。至今还回味无穷。sKE中国藏族网通

鱼通人多将泡在酸水里的菜从缸里捞起来晒干,储藏起来,一年到头都有干酸菜吃。这干酸菜,干香干香,能感到一股太阳的气息,别有一番滋味。sKE中国藏族网通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大小鱼通交通十分闭塞,翻山越岭全靠两条腿。从金汤区政府驻地出发,翻过边坝梁子,再下到鱼通的江嘴,再快也要六七个小时,一行人真是又饿又渴又累,到了码头脚都快提不起了。于是赶紧催船夫把我们推过大渡河,到河东的大岩窝吃顿酸汤面。那会,江嘴河东的大岩窝里面住了户姓李的人家。李家做的酸菜面,最是有名。这碗面,做法也不是十分特别,全是鱼通地方的老办法,就凭食材地道。干酸菜、老腊肉,全出自家常。客人落坐,先上碗酸汤,赓即便将切得细细的干酸菜和着老腊肉颗颗,加上花椒、姜米子,炒熟煸香,加水熬出地道的鱼通味来。然后,再将本地麦子磨出打成的大罗面做成的干挂面下到腊肉酸菜汤里,煮好挑在大海碗中,洒上一束葱花、海椒面,一碗活汤活水的活面就端到了跟前。大伙随便坐在一块石头上,嘻里呼噜就将一大斗碗渴求已久的“痨食子”吞下了肚。顿时大伙的精气神就上来了。江嘴的李家岩窝,成了当年进出金汤的站口。sKE中国藏族网通

鱼通的干酸菜,以时济庄上的为最好。庄上的干酸菜,是康定城的一些饭店、酒家必备的食材,多道名菜都少不了它。sKE中国藏族网通

后来我家迁居成都,依然留念鱼通河的干酸菜。老朋友晓得我们喜欢这一口,前些年时不时还给带点儿鱼通庄上的干酸菜来为我解馋。sKE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子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