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三•彼摄于比量

2016-12-26 14:17:45 量理宝藏论   萨班•更嘎坚赞著 明性法师译

未三•彼摄于比量:
【共称比量之成立,相违无误为非有。】当成立共称性,是比量故,若相违比量之境,而不错乱为非有,不需要唯一随欲诠之数目者,前已述及,在此亦不须说。
辰二•第二说法亦有三:
巳一•由比量成立相异共称境
非共通之故谓无比量之义,有兔非月之说法,诠说世俗表明无比量,除实势比量外共称之境相异之说,为何非同一共称之境。
【共称产生实体性,如比量当决定境,结合随欲诠之量,无不趣入任一声。】共称比量若产生实体性,则如所作性和无常或火和烟为决定各自之实境,随欲诠之结合于彼故,一切声趣入一切境,谁能遮除?释量论云:‘故诸事有无,随转比量异,彼不自在转,显彼从欲生。’。
巳二•破斥他宗之观点有二:
午一•初立名之因转成非共因
【彼故摄入一切故,唯不趣入共称境,诠说余喻难取得,如所闻性非共因】有兔不容许诠说月之言声,以其存在故,彼说任何存在等等之因相亦不容许诠说月之言声,无同品喻故,如所闻性之因相,非共因。
午二•自宗支派之叙说不应理:
【叙述总相之际故,于有兔作比喻后,表明遍一切所知,‘达第’非树亦相似。】量论大疏云:有兔,容许诠说‘月之名声’,比测共称性,任何无同品喻,非共因之故。’,云:非如是说,彼虽允许无同品喻,然而所谓‘达第’非树之说亦能害故。
巳三:叙述法称论师之旨义有三:
午一:‘月之名声’成立共通性
【冰片与水银等物,其余共称‘月’之声,彼所作喻谓清凉,成立月声共通因。】配香论云:冰片。取精论云:水银等现见‘月之声’,彼作为喻后,于清凉者亦诠说月故,岂转成非共之因相。
午二•转成事势比量力
【趣诸初立名共因,若一成立遍成立,此是事势比量力,若遮共称汝亦灭。】随欲诠之初立名趣知一切故,彼非共因为非有,若成立任一初立名,彼作比喻,成立一切。是为趣入事势比量力。若不信许随欲诠之共称,则汝自信许之有兔等亦灭失故,一切名言皆破灭。
午三•若灭除容诠说,则与共称相违
【随欲结合初立名,如容许趣知一切,若灭坏世俗妨害,与共称相违旨趣。】总之由‘具原因初立名’和‘随欲诠初立名’二者,首先-(具原因)若测察‘清凉者’或‘烹煮’等,则可能不趣入一切事物,其次-随欲诠-如成立唯‘随欲’名,灭除有兔为月之说法等,则世间习俗之妨害,谓与共称相违之旨意。
辰三•观察彼诸旨意有二:
巳一•破斥他宗
巳二•诠自宗
巳一•破斥他宗又分为三
午一•破斥初立名和名言之分析:
【某某作为二分法,立名和名言共称。】北方西藏学家,容许耽着唯‘名相’是初立名之共称,于觉识上容许耽着决定义虚体之声,谓名言之共称,此不应理。
【此名言时非实义,类彼定义前已遮。】名言之定义,觉识上欲许义虚体之声,无错乱。前章已遮止矣,若于名相作名言,非适值此时之义,若作世间习俗,则趣知身口意之作业,有时是口作业,非‘身’、‘意’作业。
午二•破斥初立名为实体和耽著作用
【直接与耽着容诠,立名。共称亦谓二。】西藏诸家主张立名之共称可分‘直接’与‘‘耽着’容诠二者后,直接容诠是总义、耽着容诠以外义作为实事后,有兔之‘实相’或‘自相’法者,为直接或耽着月之声,应可容诠说,以其实有分别‘现相’或‘自相’之故。喻如瓶‘总相’或‘自相’,能结合二者引述之。
【乐许有二种叙述,趣入之际无分别。】若叙述之时信乐总相与自相之分析,而了知则不作‘直接所诠’或‘耽着所诠’之分析,于观所诠品已述矣。
午三•故应用二种说法错误:
【彼故二种之说法,直接耽着叙述误。】论云:第一种说法耽着容诠之共称,后者-第二种说法直接容诠之共称之叙述非法称论师之旨趣。
巳二•诠自宗:
【前者声起之共称,无比量故不克除,亦或无彼之对立,彼故决定是能害。】从声而生起之共称相违,有二种察验方式,首先:从声而生起之共称法,无比量而无法破斥,谓叙说之故,或是决定‘相违比量’无不错乱之故,从声而起之比量叙说为能害量。释量论云:‘显比量所成,相违无不谬,如是者即是,共称比量故。’
【后者共称之比量,是表明境之分类。】任何非共同因之故,若彼诠说为世俗之诠声,则无比量之旨义,思惟此比量之境是实事,是增益故之旨义。
【如了知共称遮遣,成立智者之旨趣。】从遣余之方式,若了知能所诠,则善知共称遮遣之旨趣。

编辑:仁增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