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电影”的中国梦

2017-11-24 12:38:33 中国藏族网通   程强 海塑

百度键入“西部电影”这个词条尚无显示——搜索引擎没有能够抓取说明联网信息数据量太少且不涉及众多链接,能够找到的相关文章也是寥若星辰。其中电影学博士王小鲁的一篇文章提到吴天明与“西部电影”渊源。文章援引别人的评语说吴天明是中国新时期电影的拓荒者、中国“西部电影”的举旗人,文章肯定了吴天明对于“西部电影”的推动。王小鲁例举《黄土地》《默默的小理河》《人生》《红高粱》《野山》《黄河谣》《双旗镇刀客》等影片,认为具备强烈来自中国西部地貌影像造型的均属“西部电影”,但又认为“西部电影”是一个很混杂的概念,《无人区》等电影出现后,西部电影的概念可以继续研究。“西部”不仅仅是一个地理空间,还是在此地理空间上建立的人文世界……2s6中国藏族网通

历史上许多概念被重提其实是概念依附于“能指”的内在生命力,“西部电影”既是形式又是内容:像一条涌动的暗流,它从来不曾干涸,只是此起彼伏奔走在两岸山河或者潜行于地表以下的岩层中随机喷涌。阅读来自中国“西部”   九个省份的18篇电影论述,我们被一片片广袤奇崛的土地所吸引而感动——“西部”山河大地逐渐从字里行间进入一个动感大视野,“西部”原野的边廓逐渐明亮起来。在西部电影人娓娓道来的言谈当中,我们感受着兄弟手足如握的温暖,肩并肩地走在被称为“西部”的一个梦幻世界;在地理、人文向度的广大“西部”,青海地处地人烟稀少的边陲青海置身雪山长云的高地青海独步冰封荒凉的原野,何其遥远又令人陌生?但青海的草原湖泊晨曦雪峰银光歌声琴乐江河舞蹈牧歌唱晚的悠扬自如又无不与“西部”地域博大的地貌和精神风土迢迢接壤?高原江河塑造了广大的西部,赋予她它低谷的伟岸与深潭的净雅;广大的西部也同样给予青海源远流长生生不息的一个巨大臂弯——青海与广大的“西部”水流相联共饮江河心心相印……2s6中国藏族网通

刘先畅的《努力突显西部电影的类型符号》属于概念对位界定外延的文章——作者认为“西部电影”应该坚持以西部故事为划分标准。提出“类型特征需要有意识有计划地培育和塑造,有意识有计划地加以引领、引导、引路”的主张;张珺的《西部电影发展策略浅析》定位“西部电影”——“一个基于地域范围的文化概念,应该是一个泛概念……以西部作为叙事时空,讲述相应时空环境下故事主人公的生活或生存状态,由此传达出与西部紧密相关的文化思想内涵,这一类电影就是西部电影”。认为西部这种多样化的文化共存中,“西部电影”作为片种没有实现类型化,也不可能类型化。只有在“西部电影”概念的统摄下,才可能划分出一系列类型。这是希望而今“ 西部电影”形成一个相对明晰、完整的理论架构;杨洪涛的《商业电影的品牌运营》主张电影新理念、 新类型、新元素、新标准……推介商业电影的新概念。举宁夏电影集团出品的“东方新魔幻”《画皮2》和即将出品的“IP品牌价值的产业大片”《阿修罗》为例,以票房价值观反观、检视陈旧的电影意识形态,探讨、前瞻西部电影的“突围”路线。其兴趣点在于电影产品的增值展望;马华的《重庆市电影工业化技术简要探讨》从重庆电影事业的多元化产业链发展聚焦“西部电影”走向。研讨重庆电影的“本土化”同样也涵盖“西部电影”的方方面面;张海涛作为青海本土电影导演撰文《宗喀巴大师探索与思考》,介绍影视长剧《宗喀巴大师》的诞生与筹拍,论证其主题传播的现实价值颇具眼光,他认为此剧本角度新颖选材独特,为前人未涉领域。作为《宗喀巴大师》编剧、投资筹拍者吴维仁、张芳兰夫妇举家产罄其所有投资《宗喀巴大师》,痴心电影艺术义无反顾的感人事迹也是“西部电影” 的一个象征性的定格……2s6中国藏族网通

峻冰的《改革开放30年来四川电影评论概况》以四川省电影电视评论学会成立为时间坐标,爬梳四川电影理论建树、宣传资源及群众影评等成果史,指陈四川电影评论在全国影视理论界的影响力,于影视评论文化欠发达的西部兄弟省份不惟是娓娓道来的同仁交流也是鞭策;于宁《光影谱神曲 幽都话奇谭》将西部魔幻电影的品种引入“西部电影”的研究视野,是加入“西部电影”声部的复调,它拓宽了“西部电影”类型的多元表达的空间;张增的《文化创意产业中影视基地转型模式的研究》以西部影城/影视基地为成功案例,在西部电影的独特境遇中探讨电影产业的可持续发展路径;王莉的《西部电影中民族风貌的意蕴与呈现》论及“如何正确地表现宗教题材”。宗教的问题确实是电影取材、生产、出品、传播当中绕不过去的一个“坎”。西部电影“民族风貌的意蕴与呈现”要经受多少洗礼才可以向世人传递它不俗的精神肌理?伊朗电影比我们要严格得多,宗教审查比我们严格得多,但是为什么人家能拍出那么好的人性光辉的电影?我们觉得还是要从创作主体对这一题旨的艺术把握和表现上去理解!比如Zaid Abbass的《小鞋子》《何处是我朋友的家》均有宗教活动场景穿插,却没有刻意的表现———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巩杰的《“帝京”长安·“废都”西京·“古城”西安》剖析西安的影像身份,将“帝京”作为阐述电影文化文本以观照兼有现代工业属性的“西部电影”,展开对“西部电影”之传奇赏析。通过对电影创作实践的引言统计,我们认识到“西部电影”的原生态确实具备“传奇”甚至“魔幻”底蕴;徐成《诗意乡村的溃散》是在大题旨下的开题尝试 ——“中国电影要进军世界”就必须在内容上灌注中华民族固有的特性”。“西部电影”的思想发端是不是真的基于这样一个“守望”与“守旧”、“坚守”与“固守”此消彼涨互为犄角的心理纠结呢?王尧晖 的《重新认识“西部电影”》对于清楚地认知“西部电影”,有一个概念的纵向检视。为明确方向,凝聚力量,协调步伐,对“西部电影”的产出也要象历史一样需要正本清源,“还原”史事,确立类型片成立的现实意义;董国平的《中国西部电影创作探析》认为西部电影创作的出路在小成本制作甚至是微电影;刘燕  郭茂林的《西部电影与美国西部片的比较研究》是电影比较研究——从类比分析到区分概念定位“西部电影”:人文价值、叙事结构、空间造型。作者反对以视觉“特技”表现西部壮美,提倡在西部地域现场拍摄以“展现西部独特的民族风情与精神” 洪志明的《全球化背景下少数民族电影发展面临危机的反思》是“少数民族电影”本体论。文章从全球大背景甚至从“多元一格的中华民族文化”格局中反思其异化危机,既针砭“全球化”又痛陈“全国化”,与“民族的电影”或称“母语电影”的学理探索殊途同归;吴玉霞的《广春兰的新疆本土“歌舞片”》是民族歌舞与电影叙事之“西部”表达。将新疆歌舞以电影语言入戏,与“母语电影”异曲同工,极大丰富了“西部电影”的文化界面;程强的《西部电影视野中的民族语电影》立足于“西部电影”的大坐标填充 “母语电影”或称“民族语电影”色彩,联系“西部电影”概念提出的时代背景与初衷,考量“母语电影”或称“民族语电影”进入“西部电影”序列的意义——“西部”经济与文教等欠发达却在向影视人迸发出耀眼的人文光彩。民族语电影正在以自己不懈的努力扩充“西部电影”版图——“民族语电影”与其说“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还不如说“越是民族的就越是西部的”; 2s6中国藏族网通

拜读“西部电影”同仁洋洋洒洒的宏论文章,我们的共同感受是一个尘封多年的往事被激活了、一条梦幻涌动的潮流铿锵入耳澎湃叩胸——“西部电影”的幕布徐徐拉开……2s6中国藏族网通

重温纪念《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中有关文艺创新的指示精神,“西部电影”的发展繁荣也同样不是凭空想象,而是以中国“西部”现实为基础,是对中国“西部”现实的集中、典型、戏剧化的表现——我们不妨可以这样说:越是西部的就越是中国的。重温历史展望未来,面对略显寂寥的“西部电影”山水,我们须知终有一天我们要接纳的更多收获更多。“西部电影”会是一个引人注目的躁点……我们“西部电影”人满怀信心,在“西部电影”的伟大序列中,青海电影人也与电影同人一样举步跋涉,一起思考共同瞻望“西部电影”更其深远辽阔、光辉灿烂的辉煌中国梦!2s6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看卓才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