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缤纷高地》到《加琅》——仓生荣作品赏读有感

2017-05-13 20:29:31 中国藏族网通   朱奇

近年,我先后收到青海省藏族作家仓生荣先生赠我的著作,即短篇小说、诗歌、散文等作品合集《缤纷高地》到一部近30万字的厚重的长篇小说《加琅》。JhN中国藏族网通

他还很年青。他不属于专事文学写作的职业作者。他创作这许多作品的时间,还是工作在青海省基层的一位检察官,整日有忙不完的行政事务,在极少有的一点业余时间里从事业余写作。熟读了他这许多作品,对他在业余从事文学创作进度之快,作品水平(思想和艺术性)提高之快,不能不持真诚的赞赏。他是怀着对文学的一种情有独钟的志趣,加上他的“铁匠没样,边打边像”(仓生荣自嘲)的那种勤奋学习和天赋,带着作品鲜明的草原和民族特色,走进文学殿堂的。因而引起读者的广泛关切和注意。JhN中国藏族网通

是的,当他的作品接二连三地问世之后,便有读者和评论者称他是‘羊倌作家’。这无疑是指他所创作的各类文学形式所表现出的几乎是清一色的农牧区生活题材。其实这种带有标签式的称谓,从某种意义上讲,正是他这个农牧民后代的人生经历,他从童年到中年,长期生活在青海高原农牧区的生活素材积累的结果。JhN中国藏族网通

但是我们知道,一个人的生命是从出生开始的。而他的整个生命之旅,却是让人难以预想和不可捉摸的。仓生荣就属于这种的情况。仓生荣出生在青海高原农牧区的一个名字叫沙卡的藏族人居住的村庄,村庄坐落在青海省平安县与化隆县交界的青沙山浅山地区。提到青沙山和沙卡村,在我的记忆中是很熟悉的。在上世纪那个近似疯狂的“文革”年代,我所在单位被当做裴多菲俱乐部勒令解散。我于1970年去了尖扎县黄河边的“五七”干校,整整有七年的时间。从省城西宁到尖扎县,有一条简易的乡村公路,公路须穿越过青沙山。每次来回往返经过青沙山时,都能望到一些用土坯砌成的低矮房屋,散落在青沙山的半山腰上。望着这处草稀无树、风吹石跑的地处,让我记起鲁迅先生在《故乡》一文中描写的他的故乡的情景:“从缝隙向外一望,苍黄的天底下,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没有一些活气。我的心禁不住悲凉起来了。”那时那刻我也有着一种悲凉的心境。青沙山中的那个荒村,就是作家仓生荣出生的沙卡村。JhN中国藏族网通

1494681134982896.jpgJhN中国藏族网通

作家仓生荣JhN中国藏族网通

仓生荣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农牧民家庭,成长就在这样一个多少也让人悲凉的环境。他在散文《青沙山,愿你常绿》中就曾深情地写到:“我的老家在青沙山脚下,那儿曾留下了我童年和少年时代的欢笑和眼泪。由于‘大锅饭’压抑了人们向土地投入的积极性,山,越吃越穷,乡亲们的肚里越来越空。”JhN中国藏族网通

是的,仓生荣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所走过的生活道路也是坎坷的。年仅五岁的他就跟随姐姐上山采蕨菜充饥;七岁时他孤身上山放羊,直到十四岁的年龄。在童年的有一段时间他住在外婆家。那时外公已去世,留下了外婆、舅舅、舅母和两个年小的姨娘。和当时绝大多数的农牧民一样,这是个苦难的家庭。生活的穷困和知识的贫乏使他们都不认识自己的名字。虽说他们都不识字,但他们都崇尚文化,向往文化。每天晚上睡觉前,他总会坐在热炕上听外婆讲述《野人婆》、《摘花的三姊妹》、《蛇癞瓜》等优美动听的故事。他记忆中最深的是他舅舅对他说的话:“你要识字,只有识字读书的人将来不会当睁眼瞎,识了字就会知道外面世界更多好听的故事。”他在作品中讲述的这些事情,也就是在他作品一开头就说到的:“曾留下了我童年和少年时代的欢笑与眼泪。”JhN中国藏族网通

应该说生活中的这些细节和现象,不论是微细的还是非凡的,才是艺术的来源。许多中外作家都有这样的实践和体会,他所书写的每一部作品,无不是反映自己的生活经历、思想和感情。如果某一个作者没有什么经历,他只能到生活中去采访,去体验,去充实。但那只是间接的第二手材料。否则只能是瞎编。JhN中国藏族网通

我们常说,生活是一座宝库。这个宝库对作家仓生荣来说,无疑是丰富的,甚至是多彩的。他不需要到生活中四处搜集素材,寻找故事。我们只要翻翻他的《缤纷高地》那书,在他的小说和散文中,那些农牧区世俗生活中的平常事,诸如:戴天头,挖虫草,送财神,种佛瓜,择坟地;乃至像啄木鸟、香獐子这样的珍禽异兽等等。这种来源于生活中所表现出的真实,无不反映出作家仓生荣在艺术素材的积累是何等的深厚和丰富!JhN中国藏族网通

生活是文学创作的唯一源泉。这个源泉对仓生荣来说是不欠缺的。缺少的应该是创作的实践、磨练、经验与提高。我至今还记得,我曾在阅读俄罗斯当代作家谈创作经验方面的文章中有关创作体会的经典名言。他们说:“书是人类生活经验的结晶,虽然书是个人书写的,但它体现了集体的经验,人类的经验。“常言说,作者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他生活在人群之中,只有吸取他们的全部生活经验,他才称得上伟大。因为当你读到一本好书的时候,你会吸取不少人类的经验。如果我们不读书,我们的智力大概会停留在童年阶段。JhN中国藏族网通

作家仓生荣也许压根儿就没有拜读过上述俄罗斯作家谈创作体会方面的文章,但他在自己的人生经历和生活实践中,本能地深深懂得这方面的一些道理。于是他选择了读书,读好书,读古今中外的书,读与自己爱好文学和写作有关的书,以提高自己的知识修养和艺术技巧。这里我还必须提到:当初作为一个少数民族文学爱好者的他,特别喜欢读自己本民族作家的著作,因为他们的书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他们所描写的人物和生存环境也是他所熟悉的。真可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近前的仓生荣的远房舅舅、青海省名声在外的作家才旦,远的是才旦先生的舅舅、青海籍的甘肃省著名藏族诗人伊丹才让,仓生荣是津津有味地读着他们的著作。他们的作品不仅给了他鼓舞的精神力量,像指路灯一样,指引了他后来远离仕途而走上文学之路。他从中获益匪浅,也是终身难以忘记的。JhN中国藏族网通

我在此文前面已经介绍过仓生荣是出身在青海省一个荒僻的藏族人居住的农牧区村庄。他在青少年时代接触到的父老乡亲,几乎全是不会看书,不会写字的目不识丁的人。如果不是那个疯狂的、所谓“知识越多越反动”、“知识无用论”的年代的结束;一个改革开放的崭新时代的到来,他的命运无疑也会和那些勤苦的乡亲们一样,成为那个时代的受害者。命运的确可以改变人的一切。仓生荣在《缤纷高地》的(后记)中有这样一段话:“到我刚背起书包上学,文革的疾风暴雨摧残了我的识字梦,只是到了后来,学校的秩序有所恢复的时候,我才进入了学校。”由于有了上学的条件,他才有了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的学习机会。毕业后他便有了工作。在他工作的履历中,先后担任过教师、宣传部门干事、乡党委副书记、县志办编辑、州检察院研究室主任等等职务。仕途可谓风顺。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命运的安排吧!但是,虽说他重任在肩,个人的志趣则始终在文学。尽管他在行政、业务方面工作繁忙,用于阅读和练习写作的空间和时间很少,但仍旧想方设法去争分夺秒。每一个从事文学写作的人都能体会到:这是一条艰辛的道路。正是因为作家仓生荣经历了在文学道路上呕心沥血、乐此不疲的刻苦学习和写作,才有了他一篇篇一部部作品的问世,获得读者在一定程度上的认可。JhN中国藏族网通

诚然,文学创作是一种艰辛的劳动;但单靠个人的刻苦勤奋是不够的;还成就不了一个作家的文学梦。还必须借助勤奋这个优势,借助于文学方面的知识,去探寻文学创作的方法,这就是谓之艺术技巧。诸如:文学语言的运用与提炼,作品构思的别致与巧妙,题材的选取与风格的多样,人物形象、性格的刻画与表现,等等。无疑,任何一位作者的成长,都有一个从起步到成熟的过程。这是不言而喻的。作家仓生荣的一系列作品的问世,也见证了这一过程,完全看得出他在文学创作上步步行走的轨迹。譬如在文学语言的要求、锤炼和运用上,他首选了诗歌。他是先学写诗歌而后学写散文和小说的。众人所知,写诗的确是锤炼艺术语言最好的途径,也是最易激发作者感情的表白。这与书法家练字,画家练素描一样,作家仓生荣是深明此道。JhN中国藏族网通

二〇一二年,仓生荣已经从原有的行政工作岗位上提前退下来了。在我们现行的行政体制下,谓之内退。之后不久,他就落脚在省城西宁,离开了他生活、工作了大半辈子的草原牧区。他在给我的来信中谈到:他这样做的目的,不是要去成为职业作家,而是在步入人生暮年之前,享受一点个人的充分时间,认认真真读点书,扎扎实实写点作品。我认为他这样做的决定是明智的。正如作家才旦先生在给《缤纷高地》一书中写的序言中谈到:“想走仕途就专心致志走仕途,别搞文学;想搞文学,就一门心思搞文学,别想仕途。在搞文学的同时又兼顾别样,一心二用,那是对文学的一种大不敬,是对文学的亵渎。”我很赞成才旦先生的见解。实践证明,出乎意料之外,距他赠我新出版的《缤纷高地》不到两年时间,他的首部长篇小说《加琅》便问世了。这种的创作速度与成就,真可谓是“飞跳之前的一段奔跑。”JhN中国藏族网通

从写短篇小说过渡到写长篇小说,对一个还没有摆脱业余写作的作家仓生荣来说的确是一件不容易的难事,这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和耐力!有人称长篇小说是一种“困难的形式”,它要求作家有非常丰富的生活积累,有较长时间的创作经验,掌握了一定的艺术技巧,才能成事。想要创作几十万字的长篇小说,在我看来的确称得上是浩繁的工程。因此,当我在阅读仓生荣的这部厚实的长篇小说时,不能不肃然起敬。JhN中国藏族网通

有关对这部小说的评价,不是我对仓生荣现有作品的赏读有感的文字中所能表达的。但是这部厚实的作品,留给我极深的印象与感知。JhN中国藏族网通

首先,这不是一部以情节曲折、矛盾尖锐取胜的作品。初读,你甚至觉得作品的故事情节并不复杂、矛盾冲突过于简单。但细读之后,你则感到这部作品并非平淡。相反,作家借助于他那恰到好处的叙事风格,加上不求华丽表白的文字语言,深入浅出,娓娓而叙,将故事情节与人物的作为和心理活动表现到了极致。像一股清泉,涓涓流进读者的心坎。JhN中国藏族网通

其次,这是一部书写人类之间的道德操守的好书。作品中的各色人物,都有包括作者在内的原型,他们的经历,他们的言谈举止,非常生动而鲜活。作品反映了生活在青海农牧区的青年男女,他(她)们在工作上,在家庭中,在日常生活中的人与人之间的社交活动中,所产生的矛盾与冲突,从而彰显出以道德为准绳的行为与操守。作品的主题思想在此。让我们远离当今那些畅销市场、故弄玄虚、重在感官刺激的作品吧!多读读如《加琅》这样朴实无华的好作品吧!它于读者会是有益的。JhN中国藏族网通

作者简介JhN中国藏族网通

朱奇,中共党员。现年84岁高龄。1950年报考西北军区文化干部招聘团,志愿参军。1957年转业到青海省文联;历任《青海湖》杂志编辑,青海省作家协会专业文学创作员、秘书长、常务副主席、主席、荣誉主席。文学创作一级。中国作家协会第五、六届全国委员会委员。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名誉委员,青海省作家协会顾问,青岛市开发区文联名誉主席。JhN中国藏族网通

著有诗集《春华初集》(合著)、《巨流之源》,散文集《草原秋色》、《雪山温泉》、《到黄河源头去》、《唐蕃古道之旅》、《泰国萍踪》、《高原,我梦中的地方》、《朱奇抒情散文选》、《野牦牛出没的地方》《北美风情诗画》、《面向雪域》、《从昆仑山到茫崖》、《为了忘却的记忆》等。组诗《草原》1956年兰州军区文艺评奖中获优秀作品奖;散文《锡铁山抒怀》获青海省庆祝建国35周年优秀作品奖,散文集《高原,我梦中的地方》获青海省庆祝建国40周年优秀作品奖,《朱奇抒情散文选》获青海省庆祝建国45周年优秀作品奖。JhN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梦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