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迦班智达·贡噶坚赞与《萨迦格言》

2017-02-03 20:50:02  

1.jpgQx4中国藏族网通

“格言体”诗歌是古代藏族作家诗的一个重要流派。这种格言体诗歌带有一定的哲理性,并且把哲理融入到文学之中,在诗歌中运用大量的修辞手法来阐述人生哲理,这样既能给人以警醒,又不会令人感到枯燥乏味。比如索南扎巴(1478—1554)的《格登格言》、贡唐·丹白准美(1762---1823)的《水树格言》、久·米旁纳杰嘉措(1846-1912)的《国王修身论》等,均是格言诗中的杰出作品。Qx4中国藏族网通

3.jpgQx4中国藏族网通

13世纪藏传佛教萨迦派第四代祖师贡噶坚赞(1182---1251)所著的《萨迦格言》被公认为格言体诗歌的代表作,同时它也是开格言体诗歌先河之作。《萨迦格言》全书皆为四句七言的诗歌,这些诗歌主要表达作者的治国主张、处世原则、人生哲学、道德观念、佛教教义和佛学思想等。由于这种格言体诗歌在当时就产生了巨大影响,后世学者纷纷群起而效仿,于是藏族作家诗歌中的又一个流派——“格言体”诗歌便逐渐形成。
萨迦派四祖贡噶坚赞出生于后藏萨迦地区,乃萨迦旺族之后。他幼年时名叫白登顿珠,后跟随伯父出家,取法名贡噶坚赞。之后又跟从喀切班钦·释迦室利等名师学法,在经过长时间的修学之后,他成为通晓大小五明的博学之人。当时人人都尊称其为萨迦班钦,意思是“萨迦派的大学者”。1239年,驻扎在西北一带的蒙古族统治者阔端派遣军队攻入西藏,蒙军长驱直入,直到热振寺与杰拉康寺。第二年,蒙古军队才从西藏撤出。1244年,阔端写信给贡噶坚赞,邀请他前往凉州会晤,其实是商议西藏归顺蒙古的相关事宜。贡噶坚赞先让自己的侄子洛卓坚赞(即萨迦五祖八思巴)和恰纳多杰前往凉州,自己则与西藏地区的首领进行联络和协商后,于1246年抵达凉州。与阔端相会谈好条件后,贡噶坚赞两次写信给西藏各地区的僧俗首脑,讲明西藏归顺蒙古后的各种政策,可以说,贡噶坚赞在和谈中促成了西藏地区与中央政府之间的归属关系,从而结束了西藏地区长达400多年的分裂割据局面。贡噶坚赞博学多才,有许多著述,后人还编辑整理成为《萨班全集》。这其中包括《能仁教理明释》、《经义嘉言论》、《乐论》、《学者入门论》、《入音明论》、《诗律花束》、《语门摄要》、《因明库藏》等。作为藏族第一部哲理格言诗集,《萨迦格言》成书于13世纪上半叶,作者贡噶坚赞从一位修行者的角度来观察评论当时社会存在的各种现象,提出关于待人接物、处世做人、治学治国等等一系列主张,而佛教中的一些基本思想,诸如“乐善好施”、“勇猛精进”、“慈悲众生”、“自他两利”等,自然也蕴含其中。《萨迦格言》共分九章,包括格言诗四百五十七首。第一章,观察学者品;第二章,观察贤者品:第三章,观察愚者品;第四章,观察贤愚间杂品;第五章,观察恶行品;第六章,观察正确处世方法品;第七章,观察不正确的处世方法品;第八章,观察事物品;第九章,观察教法品。可见,《萨迦格言》的思想内容涵盖了人生与社会的方方面面。
在这诸多内容中,《萨迦格言》尤其强调不断学习新知、增长智慧,赞美好学不倦的精神,批评懒惰懈怠、不学无术的行为;赞美谦虚谨慎、精进踏实的好学之人,批评骄傲自满、自大自负的无知之徒。这些格言诗歌总是在论述中一分为二,既有褒扬、赞美,也树立起一个反面形象,进行批评、贬斥。因此很是富有辩证法的思想。
“愚人以学习为羞耻,学者以不学为羞耻。
因此学者即使年老,也为来生学习知识。”
作者用对比的手法告诉人们,一定要不断努力地吸收新知识,这样才不会落后,才能保持思想的新鲜。好学是一种美德,很多学者一直到老都还勤奋好学、孜孜不倦,这种人便是我们的榜样。
“学者学习的时候受苦,若处安乐哪能博今通古。
贪图微小安乐的人,不可能获得大的幸福。”
不论是做学问,还是要在其他领域有所成就,那注定要走过一条艰难无比的漫长的道路,所以,成功只属于那些有恒心和毅力的人。学习知识如果不加以实践,那么所学的东西都是无用的。可见,贡噶坚赞虽然强调人们要努力去学习,但更看重实践,他并不赞成人们一味地学习死知识。贡噶坚赞还认为,学习知识就应该既要博学也要精深,而且治学是一个艰苦的过程,需要一点一点积累,这与“不积跬步,无以致千里”是一个道理。
“学者对所有的格言,已经知道它十分正确。
但是却不去实行,那么学会了又有何用?!”
对于谦虚谨慎的人,贡噶坚赞保持着赞美的态度,而对于那些自高自大、目中无人者,他却提出严厉的批评。
“学问小的人自大傲慢,学者为人和蔼而自谦;
小溪经常大声喧嚣,大海何曾常常吵闹!?”
越是有知识、有内涵的人,越是谦虚和蔼;越是没什么学问,反而喧闹聒噪,经常吵闹。作者用小溪和大海来比喻“学问少又自大傲慢者”、“学问广博却和蔼谦虚者”,十分形象而贴切地表述出“学然后知不足”这个道理。Qx4中国藏族网通

4.jpgQx4中国藏族网通

贡噶坚赞在当时具有很高的社会威望,所以在他的大力提倡和身体力行下,当时许多青年也踏上了治学之路,藏族社会努力学习知识的良好风气也由此而形成。格鲁派的创始人宗喀巴大师(1357---1419)曾写诗对萨班·贡噶坚赞进行歌颂和赞美,他称赞贡噶坚赞是“举世无双的明王护法,遍知一切的文殊菩萨,博通五明的大班智达,就是护佑雪域众生的萨迦巴。”(此处引自宗喀巴大师所作的《宗喀巴全集·诗文搜集·萨班颂》)阿旺·洛桑嘉措(1617---1682)如此评价贡噶坚赞:“投靠众多学者和得道喇嘛,精习工巧明、医方明、声明、因明、内明等大五明和文艺修辞学、辞藻学、韵律学、戏剧学、星象学等小五明。总之,精通一切明处,被称誉为‘萨迦大学者’,美名远扬印度金刚座,经久而长存。藏地习学大小五明,蔚然成风,实靠此师之恩德!” (译自阿旺·洛桑嘉措《西藏王臣史》,民族出版社1958年藏文版,第126页。转引自佟锦华《藏族古典文学》第37页)Qx4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仁增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