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宗喀巴大师完成今生化度众生事业

2016-12-27 11:03:28 至尊宗喀巴大师传   法王周加巷著 郭和卿译

六、宗喀巴大师在此世间暂时完成今生化度众生事业后,为了提醒执常见诸人明白诸法无常,而示现圆寂的情况
如是,大师为了利益佛教和众生,作出了广大的事业。对于在此雪山丛中的西藏有缘众生,大师亲作度化之事业,将近达到圆满时,于土猪年(己亥,公元1419年)的秋季里,有一些人恭请大师去到堆垅的曲村那里,说那里对大师身体极为适合。由于他人作介绍的因缘,大师应请而前往。大师这一行动的主旨是:想到拉萨释迦牟尼等佛像前,作此生最后的一次项礼;并如往昔释迦最后度化梵志“极贤”,及乾闼婆王“极喜”那样,大师对于此生最后的许多应化众生,及大师亲自所度化和昔日自己所度化成熟的无数众生,也须得开示最后的教言。大师观察到这些特殊的意义,于是从甘丹寺起身前往拉萨,在以释迦牟尼像为首的诸佛像前,作各种供养,并发净愿后,也就来到了堆垅的曲村。但是大师对于曲村仅略进去一下,未作重点关注。主要是对于堆垅沟头沟尾集会的无数大众,大师赐以正法和加持的赠礼。而信众的承事供养及供物等,大师也都纳受,这是为了使应化众生能生广大的福资;甚至仅见师面,或仅闻师语,也能具足联系的因缘。据说大师在曲弥隆寺院,亲见密集诸尊合入寺中,当即指示悬记,这里将出现密宗寺。虽系传说,但后来确实成为真实。在嘉木样协巴所著《宗喀巴传布绘图纹》中说:“以后不久,大师来到了哲蚌寺,系用轿子迎接大师,突现一五彩霓虹灿烂光华,直射入轿端。在哲蚌寺中讲授正法时,学法院的中央,从天空降下五彩虹霓如竖柱立,明显插入。从最高天空中天使所化的云头,一再地降落在日窝甘丹寺中,如是稀有瑞征真实降临。此外,大师驻锡哲蚌寺的时期中,前来集会的求法善知识约有二千人。师徒全体,都由乃邬(在乃邬的帕竹政权)作承事服役,供给公私的薪饷,作出了不可思议的供养。那时,大师讲授了道次第导释、那若六法、入中论和密续解说等。在过去,大师对城镇的大众,不广讲教法的导释,而且在大会中,讲道次第导释,也不适合,因为有极为谨严之规。但是此次由于特殊的用意,大师无遮阻地令城镇大众不管多少都来,任随先后来的人们,一切都不作区别,甚至许多乞丐也来集会,大师对他们也无遮地讲授道次第和中观等法,而做最后的摄受。大师在为哲蚌寺密殿中诸佛像做开光法事,迎请智慧本尊降临时,大地震动,而且发出巨大声响,真实显现威灵显赫!所有能怖金刚、六臂智慧怙主及其待眷、汤金却嘉双尊及其侍眷等诸像真言尊(像本身称真言尊)和真实智慧尊降临,合入于像中。并且作了请长久住世的广大修法,及训示施主等,放金色垛玛和烧供多次和息与增益的护摩等。按照达赖喇嘛云丹嘉措[1]的传记中说:在塑造能怖金刚像的泥质中,说和有大师的唾液及惹译师的灵骨。这是嘉木样协巴所著《能怖金刚法源史》所说。大师在哲蚌寺的某一时间中,对其他大多数人作保密,仅以微露方式对铸造工令其立誓保密后,吩咐铸造工铸造一尊银质的毗卢遮那如来大像。大师也就继续转广大法轮。在过去,除时轮外,讲其他密续时没有中断停讲之规。当时,有一天大师注视甘丹寺方向,讲到密集第九品时停讲,吩咐急速回甘丹寺。施主和闻法大众请求大师慈悲,再住一月或半月,将未讲完之法圆满说毕。如果不能做到这些,最低限度,也请大师将未完的密续经文,口诵传授。虽再三恳求,大师仍未应允。指示说:“现在迅速起身,对一切大众都好!密续和道次第未完部分,昨天已讲过。”于是说法停止下来。这是表示显密的讲说法流还未完毕,余流长久存在的缘起。无疑大师是将这种密意(即示寂)作为预示的。这是一切智克珠杰说的,确是真实之语。还有,若就不共通之义来说,如《宗喀巴传一百零八稀有史事》中说:
此后有佛金刚持,一切虚空皆不变。
‘一切虚空’是大师之心已证胜义谛真实光明。‘不变’是说大师之身已成清净幻身。如是的身心双运金刚持之身,即达到真实成佛的愿望。在此末尾开示‘不动佛’种姓之威猛事业说:
‘诛灭一切诸有情,往生不动佛刹中,成为彼佛之佛子。’
对于这一说法,有了不了义两种密意的特殊解释,但总示对正法获得自在权威的情况。”如上所说是表示大师安置众生于双运道中的事业,直至轮回未尽之间,不断地作教导,或指示缘起。此后,大师再到拉萨,在释迦牟尼像前,再作大供养,并猛利地祈愿佛教长久住世。此后,由大慈法王迎请大师到色拉却顶寺。过去大师的意愿是:往昔雪山丛中的西藏,清净的讲说,听受法流,根本已湮没很长时期。后经自己多番讲说,尝到说法甘露使智慧之体全得饱满者,虽出有许多人士,但是还须成立一讲说密续的寺院。由于是空前的创举,大师心想若能成立一所讲说和听受的清净根据地,是再好没有的。这种完全为教法的猛利意愿,不断地存在于心中。于是大师对法王释迦耶协安排吩咐,说出心愿。法王也应允负责完成师命。于是亲自指挥,委任“却本”(即供品主管人),在清净戒学的基础上,成立了讲说和听受吉祥密集及胜乐根本续的寺院。为了配合殊胜的缘起,大师师徒在其处从头讲说长净戒法,及密续之王“密集”一座。那时,在寺中的诸弟子犹如金山簇拥须弥山一般有许多僧伽来集。大师发问道:“有谁能主持讲说密续之规?”连问一两遍,其他善妙诸人谁也不敢承担。唯有至尊协绕生格向大师顶礼而说道:“这一任务由我来做吧。”说毕接受了大师的命令。大师极为欢喜,赐以殊胜的密集金刚金像、《密集四家合释》和《密集续释》两部典籍、《生圆二次第》、烫金却嘉面具、舞衣、髅棒、罥索诸物。而且为之灌顶。那时,成立的“举巴扎仓”(密宗僧院),即现在的具德色拉“举麦扎仓”(下密院)。传称协绕生格除建立此一密宗学院外,还成立有密宗院三所。此后,大师再到拉萨,在释迦牟尼像前供养发愿后,渐次前往八朗钦哲地方,大师向那里的扎嘎宗本夫妇说:“在‘德钦哲’应当建立一所依上戒学制戒的健全基础,清净讲说和听受吉祥密集的寺院。”同时,大师给以建立寺基需要的无量助缘资具。宗本也以极大的信仰,欢喜地接受了大师的命令,愿意负责完成美满的增上缘,并请求大师在那里作开光法事。大师说现在还未到开光的时候。后来又说,看来现在就得作一次广大的仪式。说后也就作了广大的开光法事,并为其寺庙命名叫“桑安喀”(密宗堡)。此后,大师来扎嘎,继应珠细之情,前往珠细。这些都是在大师从哲蚌起身返回到甘丹寺的期间,任随何处来迎请大师时,大师都说今后不能再来,现在必须去。因而对一切前来迎请者,都应请前去。当大师来到珠细的晚上,响起了极大击犍槌声,一切大众都生起怀疑,仔细观察,并没有人在敲击,但是真实听到此声。再查其他,究竟由谁在何处击动的?也不可知,然而确有敲击而发出剧烈高昂的声音。这是大师不久将示现光明法身和圆满报身而成佛,及于他方由一化身前往兜率悦意法苑中,而成为菩萨等情况,为虚空诸天神预知后,为召集其他天众而击动天界的犍槌。这是无可怀疑的。
此外,大师从哲蚌起身之前,突然大地震动,天空边际有很长时间昏暗不明,有灿烂虹霓如天使般多次降入日窝甘丹寺。大师从珠细起身前往甘丹寺时先来到漾巴金寺中。大师说这里不能再来了,吩咐陈设广大的供养和垛玛。于是在释迦像及诸曼荼罗无量宫殿和诸本尊前,供广大的供养和垛玛等并祈祷和发无量广大的宏愿。之后,大师应供斋僧茶的施主之请,来到大殿僧会中。虽没有人专请大师(祈诵),但大师在僧伽海会中,诵往生极乐愿文及吉祥颂等。这肯定是大师为配合暂的。此后,大师来到了自己的寝室,落座时说道:“现在回到我们自己的寺庙,获得自主,我放心了。”过了当天的白昼,将到晚间的时分,大师略现病象。第二天一切僧众努力修习祈请住世的法事。到了第二天中午,大师说全身各部位疼痛。在这以后,也没有较大的病痛,仅现神昏状态。这样经过两日之久,僧众勤修祝福佛事。此后在晚间,大师对夏巴•仁钦坚赞说道:“你和十难论师(指克珠杰)等人善抚此寺。”并依次指示了管理此寺之规。
第二天持律师及贾曹杰二人来到大师近前住守时,贾曹杰启请说:“请求上师对我等示语。”大师说:“关于教法应做之事等,以前已指示完毕,可以不必重述。”说后,大师以手抓着头戴的扁帽尖顶,向贾曹杰的怀中掷去,同时并赐给一件大氅,实际是表示授权给贾曹杰,命他绍继宗喀巴的佛位。大师又教示说:“你们当知此义,善修菩提心!”这是最后的遗言。如是大师虽在略现病象的时间中,仍如以前不断地修四座瑜伽和自入法的修持次第。这主要是由于大师已住入于内修三摩地的范围中。之后,就这样延续到二十四日的下午后段时分,大师作了一次对薄伽梵胜乐轮广大供养。那时,大师命取一无酥油的颅器来,在颅器中注入供品,作了广大的加持后,说道:“我自己尝过甘露三十二次或两个十六次。这也是与胜乐供养有关的作灌顶的比量中,对其他做这样胜乐灌顶后,所尝的甘露啊!”真实的意义,谁也不能领会。在大师近前的一些人以数目来衡量,揣想是由密集法门而做的。此外,在那些时间中,(大师)虽是亲见殊胜本尊等像是有许多的。但是在大师近前的诸人已不能再问有何现象。此后,在晚间,大师一心专注于修持中。据说从外明显表现大半是在修“金刚念诵”等法。总的说来,显然是住于由代替密行的死时光明与法身和合的诸次第的修持中。之后,到上午初段时分,大师着三法衣后,于垫上结金刚跏趺坐,端正身躯,双手作入定印,由住于明显正念之门,一心专注于修持中,到二十五日天明后,日轮显照,世间明朗的时间,经三空(白、红、黑)相合,而入于一切空。真实显示胜义谛光明法身。在这以前,由于大师略有病痛,面容较前略减光彩。但是此时,下部(肛门)的粗分风息合入于肠道中,突然面容如满月般的圆净,身躯一切支分都成为光明之身,犹如天子孺童之相,而且毫无身体的肉色暗模以及成为椭圆形态,或成为穿孔破屋那样的情况,而是以前身体的所有皱纹,那怕是仅发端百分之一那样一点也都寻觅不出。成为(因光炽盛)目难久睹的光明整体。有些人说所现身的光明为红黄色,有些人说为黄白色,有些人说如纯金色。总之,真实如十六岁孺童本尊文殊之身相,只是没有装饰和服装而已。而内部则安住于正定,成为现证所有空性。那时,大师近前诸侍徒,突遭与依怙分离之悲伤,顿时心灰意冷!虽是连自己的生活也不顾及,然而一见大师这般身色异相,不能不齐声惊叹这样稀有之相,实难以言说。都认为我等真实见得本尊身相,油然离却了忧伤的心情。而且喧嚷着各种稀有的情节。关于这些情况,一切智克珠杰这样说:“大师示现圆寂时,身色光彩,如童肉色。总的说来,转变了人的身躯,而成为如孺童天子之身相。如此情况,在往昔谁有如此的故事?虽是听到过一些,或说其原因是如此的。若说有如何的情况:则有往昔印度的大成就者班智达•嘎雅达惹,在喀热示现圆寂时,听说他的身躯变得极小,如孩童那样。至于西藏的喇嘛,过去有谁发生过这样的情况,还未听说过。但是这种事情,是可以如此了解的:薄伽梵佛世尊的经典中说,谁之心中,生起了见道以及由现证阿罗汉而获得甘露时,其诸根完全清朗,面容干净,肤色洁白,身体的光彩较前焕变,出现多种奇相。因此,应知宗喀巴大师也于那时,现证胜义谛光明,即变为死时法身,而现起‘中有’幻身。即是现证‘中有’圆满报身,获得殊胜悉地之究竟果位。这是无可怀疑的,也即是那些稀有瑞相的原因。此外,所谓现证‘中有’圆满报身(或称受用身),是说此生中,彼之心中圆满生起了成为报身之福德因素。所说此等详细原因,(大师)虽是对我(克珠杰)言谈过,但是未允许当众宣说者,均未写出。仅将一些能听懂的,在不共通的传记中说毕。”又在续文中说:“那末,往生兜率,成为菩萨名妙吉祥藏。岂非大师亲口承认的么?关于此点,如说圣龙树证得(菩萨)初地(欢喜),往生极乐世界,及说龙树那一生现证大金刚持位。这两种说法不相矛盾,由于是就示现化身的情况而说的。”
如是,大师住于光明法身之时,距师容额极近处,现起五彩虹霓,极为明耀,光华灿烂。这是标示殊胜虹身、幻身,犹如幻化,毫不动摇,直至很长时间中犹如光柱而不涣散。在那些时间中,虚空真实显现一切空光明之情况,犹如要使一切世间得知,故成为遍虚空净无纤尘,极为莹洁,远离一切云彩和尘埃等。空间及大地没有风吹气流,也即是断绝微风往来之流,有四十九日之久。那时,从寺外到寝室,各方屋顶上,墙沿诸处,晚间都排列着无量明灯,进行供养,寝室门前和外面说法院及分院诸处,都排列着油灯,进行供养。整个通宵,油灯火焰,从无微风吹动。此外,诸天神真实显现来作供养,诸勇士、空行母也显现,以不可思议的俱胝音乐,在中夜里,鸣奏起来,在白昼间,一些人的耳中,也听到有以前没有听过的声音传出。诸天神所散天花,大都如君陀(即睡莲)白净,如珍珠光洁,从高空出现时,如月亮一样光华。又有一些天花为蓝色,一些为黄色,一些为红色等。其大者如成人手掌、如车辐轮者,数有无量,如雨下降。大半时间中,一切天空有白虹出现,极为悦意!有形如华盖,形如悬幡等象。在甘丹寺左右和前面的一切地方,现起各色彩虹,成串高悬,遍布诸方。如是显现,直至多日,始形涣散。此与古时,释迦佛世尊在拘尸那城,最后躺卧示现涅槃事业时,诸天神真实前来作供,是一般无二的。这些情况,正如《具德三域篇》中所说:
“如愿此土庄严身,示现收摄入空时,勇士空行齐来供,遍满空界我启请,
现证光明之法身,尔时师身成光幕,‘中有’圆满成幻身,获胜悉地我启请。”
这般情况,一切智克珠杰有如是的专论:
“嘉言千光白净网,唯一佛教美君陀,突然入灭萎凋谢,三域众生顿无光。
长久依师此间众,心中火炽痛悲伤,悲泪长流诸有情,专住猛利痛苦场。
智明未死众愿根,智者阴凉处已失,空前师尊登空界,消除众苦依何人,
佛教遍覆全藏疆,顿超之说已沉亡,诸天惊号齐悲恸,空中无鼓响音长。
大海龙众得知晓,掀动幡风起波涛,大树撼摇齐颠倒,大地众生久颤摇。
世间众生之眼目,今因湮没依托丧,日轮美女妄言中,云裙亦堕大海洋。
以此一切诸天众,因羞成为妄言扬,如日七衣光甚炽,诸天女众遍掩藏。
思念所御诸风息。尽灭无余成惊惶,所有一切动摇风,犹如龙王地下藏。
我师现证法身时,我等不理不合情,增上善界诸天众,空中散花数无尽。
观师已尝寂甘露,东方满月拥师身,尔时随月诸行星,如失本处从空陨,
师尊抛弃我等众。虽成圆满之幻身,悲恸之钩牵心象,呼师勿离齐哀伤。
然而师尊确现证,三身果位广无疆,我等不可唯心伤,愿信此情勤勿忘。”
根据上文一切智克珠杰所说:宗喀巴大师示现圆寂后,大师心中生起了在此生中现证报身成佛的所有圆满资粮(福慧)的情况,虽是向一些具清净法器的侍徒们详细开示,但是仍有不许普遍宣传的极为保密的誓言。因此,不必说是记载于共通的传记中,就是不共通的传记中,也仅以语言略作表示,而未笔之于书。虽是如此,但是有本尊对喇嘛乌玛巴,及洛扎•洽多哇和至尊多敦巴等人所做的悬记,以及克珠杰等得意弟子和诸大德的著述中,略有开示;还有由上文另记大师成就的史事中,所说大师的一些身语意三密史迹等;以及依于教理大师此生现证“心远离”比喻究竟光明,达到将成佛的界间等情况,能易知(大师密迹)的。而且在这方面,如前文已说,若修习发挥效力的三行中任何一种,此生现证双运位(即成佛)是无可怀疑的。但是大师念及后学诸有情,若不主要守持教法的根本——别解脱戒学的制戒,则清净的教法不能长住世间,因此未采用效力行(指真实手印),而采用代替此行的在示寂阶段中,三空相合后,最后显现成为一切空胜义谛光明法身,如昔曾相识相亲者,此与道之光明相和合,一心专住于此三摩地中。继从定起,由极微细风类五色光明,成就虹身金刚萨埵——圆满受用身,现证金刚持位,即现证圆满佛果,并由此生出一化身往生兜率天,在弥勒近前,成为菩萨,名妙吉祥藏。以及在稀有庄严刹土中成佛,名狮子吼佛。此外,还有的一些将在下文述及。又,大师化现无量于广博刹土中,直至虚空有尽之间,不断地做利益众生的事业。
于此断句处,作中间赞颂说:
普离生死金刚身,虽证为调执常众,所现凡俗之色身,收入寂界住师心。
虚空尽时作利生,虽无稍怠事业心,此生利益有情事,观可暂停离障情。
如度极贤、极喜情,最后应度有多人,置于成熟解脱道,如此事业师愿承。
甘丹胜乘法宫寝,师足进入时不久,离病胜身佯示病,后赐甘露教语真,
二十五日午前分,白昼能显世间时,三空渐次入合已,显现一切空光明。
幻身金刚萨埵身,现起身心两清净,体性无二之双运,现证报身佛真成。
尔时粗分之色身,变如天界之孺童春,成为稀有之光蕴,信众之前真现成。
说为现证双运身,为标示故遍空境,犹如离垢莹洁镜,灿烂虹彩遍饰成。
天子天女天众群,奏出奇妙音乐声,散花如雨齐降临,大地空间妙供盈。
凡是饮食诸有情,离师之忧虽光盈,但由彼彼稀有境,心中亦获意安宁。
我等谒师少缘份,但修师教与史迹,亦得见闻思缘份,定获师尊摄受戒。
从彼时直至多日之间,由成千上万的僧众,启开内外诸坛城,在上师与金刚持无别之前,供献内、外、密广大诸供,并修自入坛城和受灌顶及誓戒与戒律,以清净修习圆满师意,继而祈祷心中之宏愿得成——愿上师以殊胜慧任于何时都眷顾我等,永不分离。并在前后藏许多大寺中,施斋僧茶,供养广大圆满供施。当时,一切智克珠杰吩咐说:“相传以前的僧人在堪布、导师和上师等逝世后,即中断闻、思、修和讲修等善行而留发过量(僧人发不得过寸),改变服装,收起寺幡等世俗人之法规。今后,我等出家大众,务必按大师之旨意,永久远离一切世俗人之作风。当思一切行动之相,是如此这般。而思想厌离世俗之相,从此以后,当勤作二轮(深观与广行)之事业。如是则圆满师意之业,不断地获得成就。”以上诸语,确是对后学诸人,由悲悯之心,教导以通达教要之语。在修供佛事完毕时,立即按照宗喀巴大师亲自授权给贾曹杰之意,使大师的清净作风不断地增上的职责,当然落到阿阇黎•达玛仁钦(贾曹杰的名字)的头上。于是由大师心传弟子持律师扎巴坚赞为首的许多上座大善知识一致启请,贾曹杰登上了宗喀巴大师的法座,作圆满教主第二佛陀(指宗喀巴)法王的继承人,教政的主宰。那时,一切智克珠杰献赞颂说:
“具德功德能作者,授权获得狮子座,第二佛陀继承人,愿成第二无敌师。”
这是那时克珠杰即兴作出的雅句类的授权登位的赞颂词,出自克珠杰的著述中。如是一切智贾曹杰从登法王位起,即亲莅宗喀巴大师的寝室中,成为全体后学的顶上庄严的大德,长久生活下去。那时,对于以前大师所吩咐铸造的毗卢遮那大银像,已妥善铸成。于是如法善修开光次第法。关于此种情节,克珠杰的著述中说:“建造这尊佛像的用意何在?虽有一些人谈论过,但是宗喀巴大师亲自说:‘以前建造胜乐、密集、及金刚界的无量宫殿等的主要用意是因为想到无上及瑜伽续部等的讲说和听受都极为衰落,对于这些希望能各为恢复,因此为配合彼之缘起而建造的。但是还没有行续部毗卢遮那现证的讲说之规,则四续部的一支分临近湮没。因此,须得略作建立此一说规的缘起。所以大师是为了这一用意而建造毗卢遮那像,这是无可怀疑的。我(克珠杰)是这样领会的。”此后,从法身定中起后,对大师的遗体是作荼毗(火化),还是不让腐坏,奉安肉身?当如何作?大众共商之下,都认为不使腐坏奉安肉身,对于法流,有极大的利益意义。请求如是奉安,作了决议。此种情况,在前后诸传记中,未作明显的记载。其他如上文所记,大师驻锡却隆时,至尊文殊悬记说:“示现圆寂后,当留整个遗体。”一些心传弟子肯定是已将这悬记,留意于心中的。此一悬记中还说:三百年时,整个遗体将由摩揭陀迎请去。依佛教传统计算法,大师示现圆寂起,直至现在(著者当时是道光23年公元1843年)已经过了四百二十年了。而遗体仍未坏失地奉安在这里。若因此认为是时间不对,则应知其原因是这样的:对悬记中的时间若一概而论是不肯定的。例如诸悬记中所说的教法兴衰和即将到来的一些时代变迁等情况,由于诸大德发愿之力,及诸众生积善之力,发现所有时间延长了。再以悬记寿命的长短来说,喇嘛哇那真扎悬记说:热穷哇(米拉日巴的弟子)只有七天的寿命。热穷哇依“成就佛母”的长寿法而修习,四十周岁以上又增加四十周岁,活到了八十周岁之间。宗喀巴大师驻锡却隆时,文殊悬记说他逝世的时间,即是现在。因此,大师想到应当往生他方刹土时,怙主无量寿佛现身,寿命获得延长,直至六十三岁的时候。所以在那阶段中,悬记说大师遗体三百年时,将被迎请到印度的说法,如果未做发心和修福佛事以遮止的话,也肯定是悬记所说的时间了。但主要是一切智宗喀巴大师对西藏众生特别慈悲,并常愿大宝佛教在此间西藏长久住世之力,遗体也发生久住西藏之缘,为这里众生作福田的广大加持。另外,后学中以首要弟子为首的诸大德,直至现在不断地出现,这也是依于大师发心之力,及西藏众生积善之力,不仅使过去已延长了时间,暂时还肯定不会到来。那么,将到什么时间呢?我们不具神通的一般凡夫,是难以下断语的。但是以直接间接的理智来衡量时,所谓释迦王佛的教法,将从中土向北发展,又由北再往北而大兴,后来再于中土而兴盛。其中所说的中土,是指印度,从印度算起的北方,是指西藏。所谓由北再往北而大兴,是说从西藏而至霍尔(蒙古地区)等诸大地区大兴起来,此后渐次再返回中土印度兴盛起来。现在(著者当时)佛教的主流是:文殊怙主上师宗喀巴的教法,由西藏而到汉、蒙等地兴盛的阶段。此后,才是再在印度大兴的时间。揣想在那些先后阶段中,或许大师的遗体也有被迎请到印度的可能。那时,如现在西藏和汉、蒙等地普遍传颂的那样,大师的美誉名声也在印度将传颂。由于这样的因缘,想来也会有迎请的可能。上文是以插叙的方式作决疑后,再书归正传。
如是奉安大师大宝遗体之处,是用各个具信大众敬供的十八升白银制造的奉安遗体的大银塔,并以难以估计价值的各种珠宝作美妙的嵌饰。塔的宝瓶中(即中部大圆肚)奉安遗体如意摩尼宝,穿着沙门应穿的祖衣装入以旃檀制成的箱子后,生成真实本尊的思想,遗体发散出无量的戒香芬芳。遗体之正面向着止贡方向,遗体的背面向后藏方面,就这样奉安了人天大众神圣福田。又遗体面向东北而作观照,这是标示从多康上下,直至汉、蒙广大疆域之间,黄帽教法兴盛宏昌的缘起。遗体背靠西方而作观照的意图是:从上方到边区不发生战乱等恐怖的缘起。此后,由勒乌东和止贡为首的施主弟子们供献于遗体的金银成百上千两作为基金。此外,从各方面募化红铜,将收到的这些红铜,按两位阿阇黎吩咐:用红铜铸造内供宝像——大师的鎏金大像,身量较拉萨大昭寺释迦佛像,约高一肘,极为善妙优越。遗体和金像作为内供宝像,奉安之处,为新建的极为广大而且善美的殿堂等。于铁鼠(庚子)年内完成,举行了开光法事。当迎请大宝遗体到新建的殿堂内时,天空遍布彩虹,普降瑞花天雨。此外于鼠年阴历十月中,在甘丹寺中,由金刚阿阇黎及成千上万的僧众修习密集、胜乐、能怖三尊,及呼金刚、时轮、大轮、无量寿、普明等许多大曼荼罗,而且修习了许多日的定时供祀。在第一日和最后修供中,天雨瑞花,有的色如珍珠,小者六瓣,带有花柄。二十五日,正式供祭遗体之日,那种小六瓣的瑞花,如降雪般降落地上。那些六瓣小瑞花有一些色如海螺,有一些色如纯金,有一些色如黄丹,有一些色如涂着靛青。大者如成人手掌,无量下降。与此同时,由勒乌东官长南喀桑波叔侄迎请大慈法王•释迦耶协到惹喀乍与许多僧伽大众共作广大的定期供祀,当祈愿时。也是天空大降雨花。从那以后,直至现在,所谓“甘丹安却”[3]即于阴历十月二十五日,所有汉、藏、蒙古等地区不分宗派的一切僧俗大众在屋顶燃灯供养。这种善行一直未断。这也完全是由一切智宗喀巴大师的事业之力而来。由于这些原因,一切智克珠杰说:“总的说来,在大师示现圆寂以后,由于大师的稀有事业之力,而将无量有情安置于成熟解脱的道中。”
如是,大师在此世界示现一生最后事业——现证双运身后,在遍于虚空的广博无边诸刹土中,示现无边的化身,而作一切利益众生事业的情况,是难以尽说的。至于成为我们眼见耳闻之境的一些概略情况,也大都在前文中说毕。但是还有一些在大师圆寂后,未能说明,例如由五种慈悲眷顾之门,对一切智克珠杰示现真颜,并赐给教语甘露的情况,为了补益信仰,也须略说。有一次,一切智克珠杰来到说法地点后,在返回寝室中时,心中念想:“总的说来,此诸有情,由于过去未多积福,所以没有具足德相的师父,对他们开示‘有为无常’,他们却偏执有常;对他们开示‘诸法性空’,故偏执实有;对他们开示荣华受用无意义,却偏执孜孜追求;对他们开示此生的美誉名声犹如空谷回声,却偏执为应得的究竟成果。总之,宗喀巴大师金刚持的显密著述,对于金刚持的密要,无有丝毫错乱的决疑诸论,自己即使努力讲说,但不具福缘者,尝不到这样的庆宴甘露,反而在任何未学,任何不知,昧于取舍,如畜生的面前曲意奉承,巧行乞求,而听受其所说名利恭敬的废话叫嚷,及战乱和盗贼之故事,吹虚自己诋毁他人之语言。对于这样的如猪狗行为者,愿人们以一位知取舍者的正直心作细察吧!总之,愿大师对于这些不知念死,在此生名利财富中散乱放逸,进入邪途诸有情作慈视。”克珠杰如是念想,心极懊丧,悲泪长倾!那时,他陈设妙供,向宗喀巴大师猛利祈祷而痛哭。因此宗喀巴大师骑着色白如雪,体肢优美,具有六牙的大象,大象全身遍覆黄金璎络和金铃以为美饰,象鞍以各种珍宝庄严。大师仍现本来的相貌前来,说道:“徒儿不必悲伤!由意念上师,能消除过去所积的大罪业,而且能积不可思议的福德资粮。我们师徒的志愿,根本是极善的。你与瑜伽自在师米拉日巴意念上师而写出意念上师六种道歌相同。从今以后,你当宏扬我的教法!”
又有一次,克珠杰对于经典中一些特殊的难义要扼,尤其是生圆二次第中的一些特殊要义,发生疑难,他想到如果我的上师在世,我是可以启问而决疑的。奈何上师已逝,无人可以决疑。我的上师住世时,多么可喜!想到我的上师现住何处,心中产生懊丧!面对他方,精神恍愡起来。因此他陈设曼遮等妙供而祈祷道:“我父大宝师!至尊宗喀巴大师!”大声痛哭号呼而作祈祷,同时堕下悲泪。因此宗喀巴大师坐在许多天神肩抬的各种珍宝珍珠为镶饰的金座上前来,为他解决了一切要义的疑难,并对他说了许多随赐教法和其他教法。
又有一次,克珠杰阅读以显密两种道次第为主的宗喀巴大师的各种著述,并阅读其它诸种书籍。由此想到开示三藏和续部的教义,总说显密经典论释等的教义,以及那些一切的教义取作一补特伽罗(有情)成佛修道之用的情况:从开始依止善知识起,由共通道净治身心后,直至即身现证双运金刚持位之间,这样的全圆道体,只有我的上师宗喀巴大师具此功德。其它印度圣地及西藏的噶当派和大手印派都未具备此德。同时,念及大师的伟大功德,生起了不可思议的信仰,不禁流泪浸透僧衣!哀呼道:“师父!大宝恩德师!恩德无边!赡部洲(即此世界)的一切有情未报师之恩德啊!我的师父至尊宗喀巴呀!”如是哀呼而作猛利祈祷时,宗喀巴大师骑着以各种宝饰庄严的白色狮子,大师身色红黄,手持慧剑与经函,现孺童相,服饰以各种珍宝而为庄严,示现如是(文殊)菩萨形相前来,说道:“徒儿不要悲伤!我向汝说一法,总的说来,浊世中有情的种姓有各种各样。尤其是现时都不念死无常,不念三恶趣(地狱、饿鬼、畜生)的痛苦。都贪着名利恭敬和一般衣食之事,都只知忙碌于此生之事,能想到未来后世将如是转变者,已寥若晨星。”如是说了许多法后,继说:“我是向上师本尊猛利祈祷,积资忏罪,渡过诸大经论的大海,而且细阅辨析经论的诸著述,而且生起信念专一精修佛果已在掌握中。然而能如是作者,已寥若晨星!虽是如此,但合根器的有情,是习能有一些的,对于他们你当作饶益,尤其是应当宏扬我的密宗诸著述。后世中是能迅速见到我的。”
又有一次,克珠杰想念宗喀巴至尊上师,心想我的上师现住何处?何时能见?想着而流下了许多悲泪!心几乎不能镇定,全身抖颤,毛发竖动,而猛利祈祷说:“至尊上师宗喀巴请对我眷顾!请对那些粗野行为的有情眷顾!师的教法,也如空中闪电、乾闼婆城(海市蜃楼),迅速自归消灭。我何时能到师的近前?”那时,至尊大师骑着可怖的猛虎,示现瑜伽师的装束,身红色,眼鼻特大,右手持火焰剑举向天空,左手捧满储甘露的颅器,红色发髻上束蓝绸以骨饰而为庄严。极露笑颜,容光焕发,有八十位大成就者随从围绕,欢喜前来,说道:“徒儿!心勿不安!我非汝不想,你除我谁也不念!留下你我何处也不去。念我时,当知以显密两种道次第为主的诸论述,是我的遗嘱,应阅读此诸著述。总之,诸有情的福份,已极薄弱,而烦恼极重!教法已开始结尾。你想来到空行刹土中的志愿就要实现了。”
此后,又有一次,克珠杰心念:“现在似乎我应当作逝去的愿望,但应对我师,作供而启请,盼师来到。乘机当问上师住于何处?”想到其它当问的问题还有一些。于是陈设金曼遮等难以计量的无边妙供,而启请道:“师父,三世之佛尊!无怙众生之唯一皈依处!无比的至尊文殊金刚持!”如此呼号并作长时间的猛利启请,至尊大师坐在白云堆聚中,如往日出家服装相,前来说道:“徒儿!现在快作前来的准备,我当派使来迎。”克珠杰问道:“师尊现在住何处?我也将到上师住处。”大师说:“总的说来,我的化身是有许多,遍于空行刹土、兜率、赡洲等处。现在我(的化身)在汉地五台山,为比丘金刚持一千八百人,上午讲说中观和道次第,下午讲说密集、胜乐、能怖三尊的生圆次第。你也应当不断地猛利发愿来到该地,是会如愿的。不久我和你即能相会。”又问:“其他众生应如何勤修福资,始能往生该处?”大师开示了许多,教语。这些己在上文述说了一些。因篇幅有限,在此处只好拣特别事件而书出之。若欲详悉,从克珠杰的各种著述中,也可得知。
依照那样的言说,当时,一切智克珠杰作有偈颂说:
“至尊上师善慧称,至心虔诚我启请,师住何处刹土中,我亦速来祈加持。”
作了如是的发愿。但是所说得生彼处,应修如何福资?所说的刹土(处所),依那时的字句来说,虽说的是五台山,但不能认定唯一指的是那里,主要是大师即身现证双运身,应是在报身刹土、化身的刹土极乐世界、空行刹土、兜率等处。尤其是大师示现成佛——狮子吼如来时,刹土为稀有卓越庄严刹土等。是随其所愿,随住一切刹土。即如上文所说:“总的说来,我的化身是有许多,遍于空行刹土、兜率、赡洲等处。”由此说法即可了知。
上文记载克珠杰亲见大师示现的诸相中,宗喀巴大师示现大成就瑜伽者之相而来的情节是:第二佛陀宗喀巴大师,以共通方面看来,虽是在此土示现圆寂,然而在二十四域大成就者的所在诸处,都是有示现如是密行的身相,而作利益众生事迹的。这是无量光佛化身的班禅伯敦意希[3]所说的。他所著的《香拔拉[4]路引》中说:“一切智根敦珠的传记中说:听到第二佛陀(即宗喀巴)为利他而逝世的消息,心中升起了是否为由密行现证而逝世的想法。以及对此有极为重要的应知者:法王克珠杰•格勒伯桑亲见大师示相中,有大师出现为瑜伽者之相,手持利剑与颅器,骑着可怖的猛虎,有八十位大成就者围绕前来。若如所说,于二十四域等处,作利益众生事业的那样,大师于此土示现获得解脱后,化现那样的(瑜伽者)身相在大成就者所在诸处,作禁戒行和利益众生行。而且极大宏扬了往昔大师受生为怙主龙树及班智达‘苏玛底根底’时,已阐明的显密证道之教法,并且发展出无数的获得成就的大德。在后期印度所出的大成就者细哇坝巴(寂隐),觉囊•多罗那它的上师桑杰坝比贡波,或称菩提古巴达纳塔,班智达•布惹那班遮,亦称岗微多杰。这些诸师,都是由第二佛陀宗喀巴示现禁戒瑜伽行者的身相,开示言教中所出生的。而且那些诸大成就者所主张的正见之规,及一切道次第,显见是追踪龙树师徒的。”又说:“第二佛陀示密行而逝,所化现身相,其名讳为根底纳塔,译意为名称怙主。现在印度的内外和一切边区地方,都对他十分敬畏!”因此,大师的化身之一,是在印度的大圣地等处,示现禁戒行而现在仍作利益众生的事业。以此类推,大师示现圆寂后,对于其它首要弟子,及一些有缘众生,在实际、感觉和梦境三者中,示现身相,赐示教言等的情况,在这里未能尽述,从其它传记中是可得知的。后来大师的诸种化身所作利益众生的事业情况,大都在以前上文中大师的未来转生中的情况中,已略说毕。
于此断句处,作中间赞颂说:
师离受生示生相,虽离死殁仍示死,调伏有情善方便,本性难知不思议。
虽于净土示梦境,无边刹土作利生,虚空无尽流无尽,此是导师普习性。
无漏大乐心海中,仍对有情施舍利,今后福善能易得,与师住世无不同。
为令教要长住世,双运如意之宝匣,应留不坏整遗体,此是本尊所悬记。
诸宝所成大灵塔,妙香旃檩所成室,殊胜具义之遗体,成为人天福田住。
由诸得定大菩萨,迎来诸佛智慧尊,一再合入开光力,加持聚体力增生。
此外为满师心愿,远离世间扰乱缚,昼夜无懈勤励修,闻思修业无疲厌。
一些不知取舍处,留发过长等制戒,无理违犯决心断,尚须爱护开遮法。
有缘清净弟子众,实际感觉与梦见,三密应有示现力,心中痛苦全隐没。
怙主大师之弟子,如金山中须弥严,达玛仁钦继佛位,成为师教之主尊。
[注释]
[1]云丹嘉措:译意为功德海(1589—1616年)。为第四代达赖喇嘛。生于蒙古。十五岁时拉萨三大寺迎请至哲蚌寺登位。
[2]甘丹安却:意为格鲁派五供节。即于藏历十月二十五日,举行格鲁派祖师宗喀巴忌辰供祀,多于此夜燃灯供养。
[3]班禅伯敦意希:译意为吉祥智(1738—1780年)。系第六代班禅,乾隆四十五年奉命至北京,居黄寺,赐玉册玉印。同年圆寂于北京。
[4]香拔拉:佛家所说印度北方远处一理想国名。其意为持乐国。alc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仁增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