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三节:宗喀巴大师的主要弟子

2016-12-10 12:38:52 至尊宗喀巴大师传   法王周加巷著 郭和卿译

第三节:宗喀巴大师的主要弟子

若分别来说:第一、有清净悬记的得意第子七人是:仁波且三人、哲侠二师、多敦二师共七人。此中仁波且三人是:贾曹仁波且•达玛仁钦、杜真仁波且•扎巴坚赞、克珠仁波且•格勒伯哇等三人;哲、侠二师是:绛孜法王朗喀伯及夏孜法王仁钦坚赞二人;多敦两师是:多敦•绛伯嘉措及多敦•朗喀学惹二人;其中有清净悬记的情况:是说有可靠的获得密宗加行道的证达的悬记。不仅如此,在前文所记宗喀巴大师病情略愈时,至尊文殊悬记说:“今后应修生圆二次第的瑜伽修法,心中即能迅速生起无上密的殊胜证达;而且善缘的七弟子,也能生起道之一种证达。”即是这样的悬记。以及多敦•绛伯嘉措在梦中,梦见有说是宗喀巴大师之塔,度量圆满,塔尖直达云际。此塔之前有七塔围绕。诸空行母说,此与此塔是彼与彼人之塔,七塔都粉饰白色。又有一置塔地位,有说这未粉饰。答说:现在塔还没有来,不作粉饰,后来再粉饰。此七塔即指上文所说获得悬记的七大弟子。所说以后再来粉饰的一塔,是指一切智根敦珠,那时,还未来到大师的近前。并且后来大师亲临温•扎喜多喀那里,扎喜也就成为大师的首要弟子。他是有明显征象的。如是获得悬记的得意弟子,也可以计为八人。
又有一计法:宗喀巴大师传授密集灌顶的弟子,有克珠杰格勒伯桑、多敦•嘉伯嘉措、上座桑迥哇、喇嘛准多哇、索察•云敦伯、多敦•绛生哇、妥哇•朗喀桑波等七人。这些人都是符合灌顶法器的有缘者,也确是获得本尊的悬记者。想来有清净悬记的大弟子七人,这两起都是可以算作的。
 第二,大师离世务专修时,熊舍此世心的八弟子,即上文所说的清净侍徒八人。
第三,为大师作侍病服役的大弟子七人是:贾曹杰和克珠杰二人、哲、侠二人、法王释迦耶协、协业勒桑、法王宣努嘉却等七人。其中法王宣努嘉却系青年僧,因此他只能做行茶送饭等仆役事。
第四,主持寺院振兴教政的善巧成就大弟子八人是:贾曹法王、克珠法王、夏鲁觉哇•法王勒巴坚赞、绛孜法王洛敦巴、饶觉哇•法王洛追却迥、坝索•法王却吉坚赞、法王麦朗伯觉洛追、温•罗桑尼玛等八人。此中前七人称为文殊清净传承七人。而且明显见有本尊的悬记。第八人系有大师的种族和传法二者关系,是可以算作主要的大弟子的。又有一些人说:上面所说对主寺作振兴事业的那些人,由于不肯定是在大师近前真实听过说法,没有听受过法缘,是不能算作大弟子的。但是除绛饶法王扎巴及麦朗伯哇二人外,其余都是在大师近前,真实听过正法的。尤其是他们能清净受持主寺教政二者之规,是可以算为大弟子的。这是勒仁•奇麦巴说的。
第五,对文字能记持熟悉的大弟子三人是:扎贡四难论师仁钦伯、雅德哇•索南伯桑、东准•洛追扎巴等三人。所谓“熟悉”之义,是说对于大师所著作的显密的大小文书著述等,最初的写本,及大师命抄多份后,一些放置在大师自己的寝室中,一些给各别的大弟子,也依各自的意乐,无疲厌地抄写。并熟悉许多种文字,而且对于正确语法、界限、书法等极为善妙精通。因此大师对他们(三人)也特别喜悦,传授他们许多甚深教法。
第六,事业无可争论的大弟子三人是:大慈法王释迦耶协、班禅仁波且•根敦珠、杜真法王扎巴伯敦等三人。所谓“无可争论”的情况:以法王释迦耶协来说,他给大明皇帝(永乐)君臣等灌项和说法,从而摄受。继后修建色拉寺(三大寺之一)时,也是大明皇帝作施主,并供赐佛殿中《甘珠尔》印本全部、稀有珍贵的长短悬幡百幅、护法殿中供了许多彩箭等。供于法王的供物中,有用上等缎料制成的稀有珍贵帐幕。供给宗喀巴大师以大银塔,又供洁净水晶所制成帐幕等,作出了无量的承事供养。传说后期中,汉地仍然有法王的弟子传承,及法流传承和许多寺庙等。
其次一切智根敦珠创建扎什伦布寺,寺中僧伽由一千人发展到二千人。对于僧众讲说现观庄严论、因明和中观三者,以及毗奈耶和对法藏等典籍的许多广略注疏,以及直解和总义等。由详细讲说之门,建立起讲说和听受之规,及清净的辩论僧院。此外,还讲授《噶当宝籍》,及宗喀巴师徒传和著述等教法,以及修心教导等或在僧众大会中讲,或个别讲说,随所适应而作。而且对于许多大弟子另开讲座,传授密宗的灌顶、经教、导释等许多教授。尤其是新造有一层楼高的至尊弥勒大像,及《甘珠尔》经典,大小壁画等许多身、语、意三者之所依。并且在这些佛像、经典前,供盛大的供品。在僧伽大会中,建立起学习教理的僧院及戒律的传统作风,特别是三事仪轨等。因此,发展出法王仁波且多觉等四位素尔钦、四个扎仓(僧院)和许多小学班。所有上下各方的大人物都衷心敬信,对根敦珠作广大的赞颂,他的事业是广大无边的。
次说仁波且杜真•扎巴伯敦:他亲临从高原的“芒域”及“鲁惹”直到低洼处的“杂日”山区之间的许多地方,对于各方的酋长、许多大官许多寺庙的政教共主,许多大法王,许多才智广博的十难论师等说法。总之,对许多僧俗团体,随其所适合的教法,广作传授和加持。而且在上中下三区,大宏戒律学处及作风,并建立了许多修行僧院和戒律僧院。人们都称赞说,像杜真•扎巴伯敦这样的持律大师极为罕见。正确的善巧成就者的美名,遍于诸方。他确是一位于佛教作有极大事业功绩的大德。
第七,以修为主的大弟子,有著名的四位多敦及住山修行二师。此中四位多敦是:多敦•绛伯嘉措、多敦•绛生哇、多敦•朗喀学惹、多敦•珠巴伯等四人。住山修行二师是:不下山的索朗仁钦及珠准•达玛仁钦二人。此中多敦•珠巴伯系勒仁的一位素尔钦大德。这位大德的长久修行情况,以及他是勒仁哇的祖辈中,恩德最大的一位上师的情况等,出自勒仁•奇麦巴的著述中。
第八,博通经典的最胜智者二人是:能彻底讲说经义的哲蚌寺绛央法王扎喜伯敦及能说百种经义的法王侠敦伯敦仁波且等二人。此中绛央法王,他能从心中完全说出《大般若经》函合在一起计算的经函一百零六函,又能从心中说出大小经函一百零八函。
第九,上下两位协饶桑波:此中的上法王协饶桑波,他在阿里三部,尤其是在‘“芒域”和“鲁惹”等地,建立许多寺庙,并安立贤善僧伽,直到而今,他的事业传流,仍然存在。有许多王者大人物都以他为师。次为下法王协饶桑波:在汉藏交界之间,他做有极大的事业,并且建立了甲朗拉卡寺(汉道山口寺)即今著名的吕都寺。僧会也极为盛大,能妥善地主管所有佛像、经典、佛塔等。据说财富受用也极丰盛,熬一次斋僧茶也须放入一背筐的茶叶。
第十,菩萨二人是:菩萨德莫塘哇•洛追坚赞及菩萨却旺扎巴二人。洛追坚赞在德莫塘地方建寺,并建立清净僧院。这位大德在门穴中依达玉玛(罗幔母)修行度过整个一生,心中拥有无碍的通达。次为却旺扎巴。他在多麦地区,设帐住宿,常时来往其中,侍众都是些乞丐。在大帐幕中,排列坐次时,正中坐次及其近前,安置乞丐中的人微言轻,弱小无权等忧伤诸乞丐。总之,对于这一切乞丐,他都以衣、食、财物养活他们,作善良的利济。人众对他说,这类人太肮脏可厌!而是他对人众引据经教中的故事,而开示许多说法。对乞丐等仍然是特别重视。
十一,大志雄心(即菩萨精神)者二人是:大菩萨宣努嘉却及大菩萨衮桑哇二人。宣努嘉却去到拉堆绛,拉维绛官长衮却勒巴兄弟将他尊奉为应供处和上师。此师建立昂仁绛钦寺佛殿时,拉堆绛官长作了助缘。又在绛楚一日间成立五百新僧集团,此师作堪布。在寺内著名的大愿法会中,建立法行之规,及戒律僧院和戒学,并建立对于《现观庄严论》、《因明》和《中观》三者优良的辩论僧院,他作了安排和传统作法。那时,人们都称赞他是有大福德、善巧、戒严的大德。由于萨迦和格鲁两派无大怨恨,因此在昂仁寺的大愿法会的念诵中,也创立念诵宗喀巴大师所著的《菩提道次第承传启请》及《弥勒赞深广篇》和《初中后吉祥愿》等,法王自己也在僧会中,直到他修法行结尾。他对萨迦、格鲁两派一视同仁的作风,延续了很久的时期。后来廓让巴来寺以后,昂仁哇发生纠纷,因此那些法行也即中断。这是奇麦巴所说的。此外,这位大菩萨还著有两函《噶当道次第》,有名的修心广论。在前后藏上中下三区,此师的名声很大,而且他与宗喀巴大师的旨意极为相合。总之,他是一位拥有教政最高权威,成就自他二利的大德。这位大菩萨驻锡日窝甘丹寺时,准备返回上区时,有一天他想到我与如是的上师宗喀巴很难常时见面,这样的上师是极为难得的。想念师恩后,他办好供师的许多大小供品,特别是甘丹寺中在僧会中说法时,用的土石和泥制的大曼遮(坛供),他加工改制,妥善地粉刷,然后命一善绘者,以磨制的纯金粉泥约百钱涂抹绘制而供献时,已成为如纯金摇制出的曼遮,极为美妙!因此宗喀巴大师心中特别喜悦,说道:“缘起甚善!十难论师(指宣努嘉却)将在上区成就广大的自他二利事业。”作了这样极佳的悬记,后来果如悬记而成功。
 其次是大菩萨衮桑巴:此师在“哲”等地方,有极大的事业,而且一切智根敦珠也顶敬他为师,是一位无可争议的大德。
十二,扎巴二师是:上区的阿旺扎巴及下区的阿旺扎巴二人。上区的这一大师名却旺扎巴,而不叫阿旺扎巴。有些书称作象雄•却旺扎巴,即是此师。但是象雄人来到阿里的历史不明。以此似乎是古格•阿旺扎巴。此师在上区,被古格王等人尊为上师,事业极为广大。在勒仁哇•德勒贡波珠座前,也听受过法缘。
其次是下区阿旺扎巴,即察柯堪钦•阿旺扎巴。由此师劝请,宗喀巴大师著出《独勇能怖金刚现观修法》。在康区,他的事业极大,而且建立了殊胜的五大寺。在这些寺中,建立起显密讲说和听受之规,及清净的戒学。有些人说,此师所建的寺庙,较此数(五寺)更多。传说现在嘉绒区的达昌寺,即建寺的数目,到最后已足,所以立名为“达昌”,意为现在足数。
十三,有法缘大弟子六人是:贾曹仁波且有传授般若和因明等许多显教法类及密宗仪轨、时轮和胜乐的生圆二次第为主的法缘;杜真仁波且有传授戒律讲说和传统做法及阎曼德迦红、黑两尊等的法缘;克珠仁波且有传授时轮本续广释等释续的法缘;克珠协饶生格有传授密集续释四家合解及密集和胜乐生圆二次第等法缘;拉堆布扎法王衮却衮嘎伯大师在杂日山中,从本尊胜乐听受来的枳布传规的身曼荼罗四灌顶全圆教授的法缘;热振的至尊坚赞扎桑有传授从萨迦派及布顿等传来的胜乐帜布师传的身曼荼罗四灌顶及枳布师传的五次第导释的法缘。有传承法缘六人即是这些大德。
 十四,僧伽之主获得无可争论成就的大弟子三人是:止贡仁波且•顿珠嘉波、帕竹京俄•索南扎巴、索南坚赞等三人。其中的止贡仁波且:由他劝请宗喀巴大师著作《事师五十颂注释》,并且有时在大会中所受大师讲授许多显密教法,有时听受大师讲授密宗方便。总之,听受大师讲授许多教法。
同样京俄•索南扎巴也听受大师讲授许多经教。
至于仁波且•索南坚赞,他在大师近前,听受了许多灌顶、经教、导释,特别是听受了《般若六法甚深导释》。他自己著作的《六法导释大乐丽日千光》的首尾,都对宗喀巴大师作有无量的赞颂。又在他的《问答琉璃鬘》中说:对他恩德最大的三师中,其一即是宗喀巴大师。
十五,种姓高贵的善巧成就三师是:俄巴仁波且•仁钦伯桑、勒宁仁波且•仁钦顿珠、勒仁仁波且•德勒贡波珠等三人。俄巴仁波且是俄•却古多杰的后裔,显然是其下传十三代之间,多杰枳布巴向却噶巴所作悬记中,估计是第十一代的一位善巧成就者。有一些人说:一切智宗喀巴也在俄巴仁波且近前,听受过许多俄派的法门。
至于勒宁及勒仁二人,在勒仁教法传承的诸史籍中,有他们的事迹。其中有勒仁•德勒贡波珠谒见宗喀巴大师的情况,以及他建造了一尊与人等高的释迦金像,胸间安置有宗喀巴的遗体鼻孔中流出的红白菩提,用绸缎覆盖金像的情况。德勒贡波珠的自传中有明显的记载。这是勒仁巴•奇麦巴所说的。
十六,继位持教的无可争论的三位大弟子是:贾曹仁波且、杜真仁波且、克珠仁波且等三位。
十七,僧伽之主获得悟解的大弟子一人,即著名的僧伽之主,北道主的协敖(僧官),又称玛久额巴达波•朗喀伯,或称玛季温波(意为一母之侄)。这位法王学成善巧后,任桑敦寺的堪布。当宗喀巴大师在昂仁仁达哇近前闻法时,玛季温波也就在大师座前,听受许多教法。依于这些因缘,所以在《大师的零散文集》中说:“对玛季温波作如是教诲。”显然大师是对他赐授过教言的。传称这位法王对于日窝格鲁派的教法,是一位善巧精通的大德。
十八,离世务修得成就的隐者一人:康人扎桑哇。此师今生在泥封门洞中,闭关专修显密要道,特别是净修宗喀巴大师所开示的无上密生圆二次第,依此获得共与不共两种成就的情况,在奇麦巴所著的《六法》和《密续部论述》中,有明显的记载。
十九,普遍传称的胜智法王二人,即法王仁波且•意桑哲哇及杜真法王阿格旺波。意桑哲哇在前藏有极大的事业,他在一山顶上修建修行净室住修时,有人问他其地为何名,说是住那地方而修,是有善缘者。因此命其地名叫“善缘顶”。又由于如意而得着这一山顶的善妙住处,又命名为“意善顶”。他的名称叫法王格桑哲巴(意为善缘顶氏),或称意桑哲哇(意为意善顶氏);后期的一些书本中,称作耶桑哲巴,明显是语音之误。又有一部分人说他是廓氏的血统,又传称为善巧精通的廓译师。此外,又称作法王宣努哇、法王绛央仁钦、伦觉绛央仁钦。又由于他面圆而脚部光滑,又称作堪钦播达哇(圆光氏)。此师在宗喀巴大师近前,研受教法,并以大师为根本上师。他的道情歌中也说:
“皈处摩尼宝,罗桑扎巴师,一心我祈祷!”
次为杜真法王阿格旺波,此师曾在米拉日巴的净修处拉吉、聂拉木等处住修。在上区他有极大的事业。无等的侠饶绛巴是一著名的获得成就音,也在此师的近前,听受过“热穷巴耳传导修教授”等。藏宁巴•桑杰坚赞等也尊他为上师。他讲说耳传四字等,大宏教法。关于他是宗喀巴大师的弟子的情况,在他的自传中说:“我有四位宝贵上师:班钦•却勒朗嘉、嘉措旺秋•却迥坚赞、至尊宗喀巴大师、大师的弟子多敦•珠巴伯等四位。”
二十,普遍传称的离世务修得成就者一人,即葛楚热巴,或称葛楚法王•扎巴迥勒。当宗喀巴大师住在甘丹寺寝室中时。有一天,大师对近侍徒众说:“今日将有一殊胜贤士到来,去巡视一下吧!”问:“是什么样的?”大师说:“葛昌巴大师的化身将到这里。”近侍徒众整日巡视,大师问:“有何所见?”答:“直至太阳在山顶升起时,没有任何人来。”待到东山许多山峰上,阳光金灿灿地照着时,有一善知识,作离世务修行者模样,穿着双层抖动的披单和禅裙,因苦行而使身肉肤色也变成黄焦焦的。他没有犹豫,无阻碍地一直来到大师的寝室门前,近待徒众心中明白,立即告知大师。大师说:“可能就是这人。请他稍坐一下。”并命拿香束来。大师也穿着单披单,急速来到外面,燃香迎接。请他到屋内,登上高座,极表崇敬。这位离世务者在大师座前,启问了许多教法,最后也就走了。后来一查访,才判定葛楚热巴就是他。在这以前他拥有极大的证达和事业。在这以后,仍然是有极广的通达和无边的事业。他在雅隆协乍等处,以修持“厥法”(‘厥’意为能断烦恼生死之义)为主,并且也聚集许多弟子。他著有《厥法指导广释》,刻版印行,题为“引道广释”。在上中下三区,广为流传。有许多酋长和大官都以他为上师和应供之处。传说他建立修“厥法”的法会时,觉浦普巴也数百次前来参加。这些故事,系由贡嘎大成就者衮嘎扎喜,或称热钦衮嘎扎喜,去到“勒仁”与奇麦巴的兄长法王措杰多杰互相闻法时,他向奇麦巴详细告述的。也有一些系由他者所说,这种情况,清楚地记载于《宗喀巴传黄金塔》中。以上分组而说的诸史事,略说完毕。此外,还有《宗喀巴传黄金塔》中所说:“还有止贡的却阁哇•扎喜仁钦,及帕竹的却阁哇•绛央喀且,或称绛央索南伯。”由于这两人也是宗喀巴大师的大弟子,以此称两位是“却阁哇”(意为入法门人),而且也计算在大弟子的数中。止贡却阁哇是劝请大师著《事师五十颂注释》的人。并且听说绛央喀且著有《声明集分论》及《宗喀巴赞颂》等大小赞颂一百八十颂供献于大师,并著有一部《宗喀巴广传》。
《宗喀巴传黄金塔》说:“持金刚协饶坚赞及上座协饶扎喜二人也是宗喀巴大师的弟子,还有格敦班钦•法王释迦西、隆务法王•罗桑扎巴、德哇温波等人也都是宗喀巴大师的弟子。又以显教分别来说,还有通达般若、因明、中观三者的弟子格西成千上万。还有密弥•四难论师及扎贡•四难论师等许多有名的四难论师。以及贾曹十难论师(通达十种难论的)达玛仁钦、十难论师宣努却嘉、十难论师根敦珠、鲁那哇•十难论师勒巴等许多有名的十难论师。还有贡巴贡汝及贡巴扎仁等许多大修士孤沙利(虔修者)。此外,还有嘎、觉、苏三寺的堪布及桑、德、贡三院的堪布,他们的各个扎仓的耆老阿阇黎等许多善知识、持律师、大上座等也都是大师的弟子。还有法王仁波且持金刚•却敦饶觉也是由大师传授许多灌顶、经教的弟子。因此,叶汝的北方及阿里等处,日窝格鲁派的教法得以宏大起来。还有勒仁素尔钦•乌玛巴•桑杰伯也是从宗喀巴大师座前,听受了许多教法,特别是听受《中观正见导释》等,因此,称为‘乌玛巴’(中观师)。又有成为宗喀巴大师弟子的洛扎•珠钦(大成就者)也确实听受过大师的许多教法。因此,洛扎珠钦大约也是大师的弟子。又有我的祖辈德勒贡波珠与宗喀巴大师相见后,勒仁苯真多敦仁波且•麦朗扎喜及十难论师绛央桑波等也都成为大师的弟子了。还有大师的上师至尊仁达哇及多敦•巴俄多杰二师座前,大师也陈献过许多教法。又有觉敦•索南伦珠,大师专授以导释后,他对其众弟子,讲说多次导释。又大师对贡汝嘉桑善巧者传授过中观正见导释。因此格鲁派内部出现略有不同的正见导释。还有法王俄钦巴也在大师座前,听受过教法,扎巴却桑等人,也都是大师的弟子。 
这些情况,未能尽述。总的说来,关于大小众弟子次第前来的情况,尤其是有名的诸大弟子的情况,以及前藏的官员等许多大小酋长也都成为大师的弟子,及其拥有教政大权的情况等,是有许多稀有故事的。但是我病者奇麦巴由于长久病痛,不能尽述。只好心胸量宽地放下而不作繁文赘述。对于诸大弟子,可能有重复叙述之嫌,骤看似乎是有的。但是由于时间和段落中,须各别引叙,因此是无过失的。还有引据的数目也有各别不同,这也是出自昔日书本中所载的。至于一切有用之书本,以及密集、胜乐、能怖三尊等的灌顶、经教传承也有多种,每一大成就者也住持有许多地方。这正如宏扬教法也有各别发展的情况那样,不应生起恶劣的不正知。”又说:“如是善巧成就大德宗喀巴大师的:
教法王宫中,出有贾曹杰,许多大弟子,美饰如宝顶。
  有缘徒众中,多敦有八人,犹如于诸方,建幢幡供云。
无诤三事业,布置如王权,总之诸树钦,(大德)许多任职徒。
觅得独超美,布满王宫中,如是教王宫,一切大弟子。
本尊化人像,亦由佛化现,任何亦稀有,如聚诸大成。
王宫成奇妙,教日之王宫,智者观察时,善妙复善妙。
具信若观见,美丽复温暖,如是真如是,愚者与无信,
邪见与偏私,观亦无所见,美善全无有,如是无缘者。
毁戒诸人观,邪知之病眼,障眼不得见,胆病眼观螺。(视为黄色)
自过离邪知,我是久病者,有过定失策,弱小受害伤。
犹幸沾慧眼,由有智净见,得见圣王宫,妙史感明鉴。
以故书妙语,有缘皆喜欢,愿能登信岸,邪知除恶心,(诸邪知人能除恶心)
愿现无私见。
又说:“后期汉土中有噶举、萨迦、格鲁和本波等派的许多格西和住持教派者,彼此不和发生争论时,其他宗派人多势众,而且合而为一。日窝格鲁派这方面,无一有名有势的喇嘛。因此,他们(他派)的一切尊卑人等都在国王面前,挑拨煽动说:格鲁派的见行二者都是恶劣的。因此将格鲁派的格西大喇嘛,关在一间屋内,纵火焚烧。但是房屋毁后,喇嘛或称法王的身体,仍安然无恙,为众目所共睹。国王也心有所信依,对喇嘛法王取名叫‘麦吐玛’(能避火师),并命令以后的教规,也依照‘麦吐玛’的教规制定。也就对其他教规和人员不加重视,而对于‘麦吐玛’方面重视起来。因此,格鲁派的教法也获得大宏起来。这些情况,是一本教麦贡寺的喇嘛去到汉地听得的消息,他向我的弟子比丘扎喜伯桑告述的。比丘是隆朗人,唯以萨迦和俄巴派的宗派为主。他是法王廓让江巴等人的及门弟子。但是我对此情况,发生惊奇!在土虎年(戊寅)和我有联系的许多僧众,前往北方时,我也未曾探问,他们仍然说出这些情况。”又说:“如是法王宗喀巴大师所出诸大弟子的史事,略作叙述,此中许多细节等,也是由我病者奇麦饶杰在重病八年后的金虎年(庚寅)春季,内心感觉昼夜难度中,而书出如是的情节,约略在我幼年时,我父与祖所信的教派,是以宁玛派及达波噶举派内部的‘堆珠’为主要的信仰。而且对觉囊、夏鲁、萨迦、格鲁等其他宗派。也一视同仁的信仰。由于回忆我的兄长措杰多杰等一些前辈,由许多亲爱疏憎的错误见解,作过极大的偏私行为,但又忆念到我的许多先辈对日窝格鲁派,是有纯洁虔诚的心愿,而且早期即有联系。因此,我著此宗喀巴传,题名‘黄金塔’。于虎年三月十七日,在勒仁佛殿楼上‘尧谢玛谟’室中撰此传记。执笔者系我自己和勒准•衮却扎喜,还有我的其他具量弟子也勤奋出力而写成的。正是:
上师加持力,净见生加持,业果是真象,总之是奇麦,(作者名)奇异之明智,尚有亦限此,作已愿吉祥。”又奇麦巴所著《宗喀巴传黄金塔补遗黄金苗》中,还有如下一段话:“除奇麦巴所著《黄金塔》中所说宗喀巴罗桑扎巴所出的大弟子史事外,是否还有其他著名的大弟子?当然无论如何是有的。即以至尊钦饶旺秋,或称玛康•扎巴桑波来说,是一位善巧成就大德。他喜爱萨迦派的教法,也是杰绒哇及法王俄哇等人的弟子。他在宗喀巴大师座前,听受过般若、因明、中观三法,及毗奈耶等许多部大小函卷的讲解,以及一切甚深教义。因此,他是以宗喀巴大师为最大恩德的上师。在后期中,法王玛康巴•扎巴桑波在叶汝的北区所辖的地界中驻锡扶持佛教事业。修建了大扎仓及麦隆寺等,由此出现住持名为曲绛派的著名大寺。这位法王所著的许多著述和法流中,也引据有许多宗喀巴的言教。因此,有一些具智者说:法王玛康巴之宗,对于萨迦与格鲁两派视为无有差别,所以极为深刻。尤其是北区许多善知识派遣许多人到曲绛去求学,也是由于普遍地知道有此深刻宗义的缘故。但是有一些偏私者说:曲绛派之宗,是豆麦混合物,萨、格混合是有过失的。这种说法,纯是不正的见解。
还有嘛呢哇•勒巴坚赞:宗喀巴大师也对他传授了许多教法,因此他也是大师的大弟子。他与哲蚌寺等格鲁派的诸寺庙,都有极大的法缘。而且在创立‘嘛呢乌谟伽’法会时,也对大师有广大的赞颂。他对哲蚌寺绛央法王,也极礼敬。因此在定期大法会中,他也来听受许多教法。盛称他在大僧会中,多次供养乳酥和碗具等。
还有桑浦素尔钦扎穷•云丹嘉措,或称法王云丹嘉措,也是宗喀巴大师的大弟子。此师对法王侠惹•饶江巴曾讲说过约百部教典。
还有侠达波班智达•扎喜朗嘉也是宗喀巴大师的大弟子,并且曾见过他的许多灌顶、经教传承情况,在这里不作详述。    还有著名的栋哲热钦也是大师的弟子,大师传授给他许多教法。热钦对大师极有信仰。因此他作的‘穆则玛’(宗喀巴心赞)护身符,能避诸兵器。栋哲热钦的诸弟子,也对格鲁派极具信仰。
还有如上文所说的缘起,去到曲绛的善知识,后来住持曲绛寺的法王衮钦朗喀索朗,或称法王索朗钦莫,以及法王朗耶哇和索耶哇等人,也都持萨、格两派无有差別之宗,而且对宗喀巴大师具有最大的信仰。
又有法王洛追仁钦,在大善巧成就的班禅根敦珠的座前,也听受过教法。
还有达波•扎喜朗嘉的侄传法王噶玛巴,也对宗喀巴大师极端崇敬。是我(奇麦巴)来到拉萨时,和他见面时听得的。
又有我(奇麦巴)的弟子,现在是北道长官父子的上师,及昂仁寺大堪布法王仁波且•桑杰嘉措,也去到曲绛寺中,对于钦饶旺秋师徒的诸论著,作清净的闻思。因此,他对萨格两派一视同仁。尤其是对日窝格鲁派具有纯洁的信仰。”

编辑:仁增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