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著名藏学家-朱塞佩·图

2018-01-15 09:05:31  

 “西藏仍然是悬浮于新思想汹涌澎湃的世界上的古岛,拥有灿烂伟大的文化、与生俱来的艺术敏锐性、博大精深的人文关怀。……我迷醉于弥漫在西藏的中世纪气氛中,无论其表相如何,比起西方,这里更能使人真正成为自己的主人。” 
DNZ中国藏族网通

——朱塞佩·图齐DNZ中国藏族网通

1.jpg
意大利著名藏学家朱塞佩·图齐1894年6月出生于意大利马切拉塔,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曾应征服役,1919年10月退役,同年毕业于罗马大学文学系,并进入国会图书馆工作。1925年至1930年,图齐以意大利驻印度外交使团成员身份,在印度国家大学和加尔各答大学教授意大利文、中文。1929年当选意大利皇家学院院士。1930年被聘为意大利那不勒斯东方大学中国语言文学首席教授。1932年起担任罗马大学文学与哲学系印度和远东宗教哲学教授,1964年退职,1969年退休,1970年成为荣誉教授,1984年于意大利蒂沃利逝世。DNZ中国藏族网通

2.jpgDNZ中国藏族网通

除了教学活动,图齐还组织参与了一系列实地调查活动,创建相关研究机构并担任学术期刊的编辑工作。他曾于1928年至1948年20年间,8次赴中国西藏进行考察,1925年至1954年间6次深入尼泊尔调查,1955年起先后在巴基斯坦、阿富汗和伊朗等地进行考古发掘工作。他于1933年创建了意大利著名的中东和远东研究所,并于1947年至1978年担任该所所长。此外,图齐担任过多家期刊的主编,如《宗教起源》(1921年~1924年)、《意大利中东和远东研究所集刊》(1935年~1943年,1936年更名为《亚洲》)、《神秘的科学与科学的神秘》(1946年)、《东方与西方》(1950年~1978年)。他还担任过多套丛书的主编,包括《罗马东方丛书》、《意大利中东和远东研究所亚洲考古发掘与研究中心报告和论文集》、《意大利中东和远东研究所修复中心修复丛书》以及《意大利图书馆新赖麦锡丛书》。DNZ中国藏族网通

3.jpgDNZ中国藏族网通

图齐喜欢在跋涉与调查中找寻历史的意义。图齐曾说:“如果说,是科学驱使我踏上坎坷艰辛的亚洲之旅的话,那么,科学的驱使无疑是应和了我与生俱来对逃离的渴望、对自由和旷野本能的热爱,以及对实现我心中梦幻玄想的憧憬。而要实现这种梦幻玄想,唯有远离千篇一律的人群,独自漫游在天地之间,不在一处停滞淹留,日日迁徙于无尽变换的情境之中,每天相遇新的面孔——这些‘新’的人们无不扎根于这古旧的大地,当今之人也必是那源远流长的古老传统无意结出的果实;对于懂得问询的人,那些往古的遗存会将昔日的戏剧、虚幻的梦想或永久的憧憬对他娓娓道来。”DNZ中国藏族网通

4.jpg
西藏深深吸引着图齐。图齐曾意味深长地说道:“西藏仍然是悬浮于新思想汹涌澎湃的世界上的古岛,拥有灿烂伟大的文化、与生俱来的艺术敏锐性、博大精深的人文关怀。……我迷醉于弥漫在西藏的中世纪气氛中,无论其表相如何,比起西方,这里更能使人真正成为自己的主人。”他的藏学研究正是在这种对西藏的心灵朝圣之旅中展开的。DNZ中国藏族网通

5.jpgDNZ中国藏族网通

对藏学的研究是图齐一生中最主要的学术治业。图齐在藏学研究上的成就,在很大程度上应该归功于多年来在中国西藏的游历与调查活动及其语言天赋。纳莱兹尼在《朱塞佩·图齐的藏地游历和考察》一文中说,语言天赋极大地促进了图齐和社会各文化阶层民众的联系。得益于近乎完美的梵语(毋庸说汉语、藏语),图齐可以毫不费力地说服最正统强硬的寺院主持,他还能以流利的各种现代印度语言和印度当局周旋,和背夫商贩讨价还价。DNZ中国藏族网通

通过在中国西藏的多次游历与探索之旅,图齐撰写了大量关于藏学的著述,如《拉萨与藏传佛教》、《梵天佛地》、《1933年西藏西部科研考察日志》、《未知的西藏圣人和土匪》、《西藏生死书》、《西藏画卷》、《西藏的宗教》、《西藏考古》等,将藏学研究向前推进了一大步。同时,他还搜集和整理了一大批藏文文献资料和摄影作品,为之后的藏学研究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以目前在意大利亚非研究院图书馆所藏《图齐藏文文库》为例,这批藏书是图齐在西藏西部和中部考察期间搜集到的。藏品中的部分刻本和写本做工精湛,是如今已不复存在的古代图书印制工艺的见证。图齐在西藏考察期间所拍摄的照片涵盖范围也非常广泛,其中不仅包括古迹、经书,还有很多关于风景、人物以及日常生活变迁的内容,这些也都为藏学研究提供了关于西藏历史文化的宝贵信息。DNZ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仁增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