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仁达瓦•迅路洛卓大师的历史(83)

2016-12-12 09:34:22 菩提道次第师师相承传   云增•耶喜绛称大师著 郭和卿译

云增•耶喜绛称大师:菩提道次第师师相承传 (八十三)至尊仁达瓦•迅路洛卓大师的历史
至尊仁达瓦?迅路洛卓(义为仁达人氏,名童慧)大师,于己丑年(公元一三四九年,元顺帝至正九年)降生在萨迦附近的地区仁达堡地方中。系大臣噶东金云松(义为防兽)的后裔,父名扎嘉绛称(义为吉祥幢),母名旺秋吉(义为自在乐)。这位佛子住母胎时,他的母亲梦见日月出现,及灯光照耀,新建佛殿等良好梦征。他诞生的时候,也发现很多稀有瑞相。这位佛子幼小时,父母十分贵重他,以乳、酪、酥等有营养精华的食物来养活他,取名也叫宗勒(义为贵子)。他从能言懂事以来,闻三宝的名,或见塔像等,就能生起极大敬信。这位佛子在幼年时,父母也就逝世,是由他的姑母扎喜绷(义为俱胝吉祥)来养育他。这位佛子在孩童时,向他的姑母说:“或给我以萨迦的大官职,我将安置康藏于安乐中;或送我入佛门,我将使圣教如日光显。”以此他的姑母说:“我有大志的贵子!你能有这样的成果吗?”从此以后也就叫他名“宗勒洛窝伽”(义为大志贵子)。
继后,这位幼年佛子,由于多生薰习佛法,以此对于取乳及各种幻术戏法,不待教导自然能会。他天性自然地就知求学正法,在帕清却桑伯(义为圣法贤祥)座前,求授皈依发心及近住斋戒,和大悲观音很多法门。此后,这位佛子心中想到,只此一次获得有暇良好人身的时间中,若不追踪往昔大德,彻底地勤求闻思修学,那好比去到宝洲空手而回那样,已得的暇满人身将成为没有意义可言。此中尤以居家是诸过和众多烦恼的生源,我应当速从如同众苦逼迫的牢狱中解脱出来,勤修清净正法。由于他生起这样猛利的出离心,也就在他年满十八岁时,在萨桑班钦大师座前,求得沙弥戒,取名叫迅路洛卓。继后,他依止善巧大师梁温?恭迦伯瓦(义为普喜吉祥),及讲说教理大堪布桑杰伯瓦(义为佛吉祥)两师座前,精研《释量论》。由无垢理智获得通达相宗八法语义,以此善巧的名声,遂传播于诸方。此后,他复研习《七部经释等》,并参阅智理自在师萨迦班智达,及峨裕瓦?日比生根(义为理智师子)所著诸论述,以此对于具德法称论师的论理,获得无倒的通达,并著作了《释量论广略两疏及总义等》。他进而研究《现观庄严论释》等论著,由此不久也就成为彻底善巧者。此外他复在具德上师索朗绛称座前,听受《般若》,特别参阅《二万五千颂显明论》,及《八千颂释连同大疏等》,以此对于圣僧解脱军和师子贤两德的密意获得无倒的通达。他并著作了《般若大疏》,及《七十如理论释》。
此后,他想听受一切教法的基本——《现对法藏》,于是依止大译师绛秋哲谟座前,听受了多次《现对法上下两论》,并参阅《五地品和两种摄论》,及《巴里迦罗那八论释等》,复参阅善巧师邦译师所著诸著。以此生起了如无著菩萨昆仲那样的密意通达,于是他著作了《现对法藏上下两论的摄义略疏》。继后,他前往大堪布垛陇巴?恭迦桑波(义为普喜贤)座前,在聚集亲教、轨范等师,及僧众中,受得具足戒。复在大堪布座前,听受了《律经根本》一遍。大堪布对他说:“关于《毘奈耶》你比我还善巧精通,以此法主交托给你了。”由大堪布策动他著作了《律经根本疏》,及《羯磨仪轨》,从此以后,对于修夏、长净、开禁三种戒轨,都不断地遵守而行。继此,他想研究《中观》诸论,于是在法王绛秋生根(义为菩提师子)座前,听受了《中观理论诸著》,及《四百颂》、《入中论》等中观诸法类。并于上师三宝前祈祷求加持,再再专研细察,由此依往昔宏愿及三宝加持,心中获得通达龙树师徒的无倒密意,他也就著作了关于《中观根本智论》,及《入中论》、《四百颂》等三种经论的疏著,复著有《本颂释明句总义论》。此后,他自己及他的一切后学诸人,就以这些著述作为听闻和讲说《中观》应依的善轨。他自己也说:“我是对于教法作了些事。”
此后,他想进而研习诸乘的最高峰——《金刚乘》教法,于是在大译师绛秋哲谟座前,求《密集不动金刚大灌顶》,得取密号名“不动金刚”。又在大译师交却伯桑(义为怙胜祥)座前,详细听受《密续释论》;在具德上师索朗绛称前,详细听受了《密集释明灯论等》及《喜金刚教授道果》等很多甚深密法。在萨桑班钦座前,听受《胜乐金刚灌顶》;在大译师交却座前,听受了《金刚鬘》及《妙吉祥金刚》、《观世音法类》、《萨迦派金刚童子》、《五次第略论》、《摄行明灯》等密法,并仔细参阅了萨迦派及布顿大师等所作的诸论著,以此对于《密集金刚续释》等,心中获得通达后,他也就著作了《密集本续大疏》及本法的《现证》、  《自入供养鬘》、《五次第摄义》等论著;并著作了关于《大乘最上要义论》、《亲友书》、《经集论》等的疏解。他复在佛子妥默大师座前,受得《愿行两种发心教授》及《修心》等很多法门。
这位大师对于求法来说,他是没有厌足的,以此为了勤求正法,他究竟依止了哪些善知识呢?如他作的颂中说:“众生顶宝福幢师,与及佛子无著贤,玛底师及菩提顶,善巧普喜祥师等。受恩深师二十人,长久顶敬勤依止。”总之,这位大师也依止了很多善知识,精研显密一切教义,成为善巧后,复对具缘信众,大转*轮,护持佛教获得弘扬增长。这位成就善巧大师,他前往前藏和至尊宗喀巴大师相会,于是在朗哲顶,及北方热振、吉学等很多地区,以及后藏达昌仲喀等处,师徒二人相会大转*轮,振兴佛教的情况,已在至尊宗喀巴大师传中,详细叙述。继后,至尊仁达瓦大师他效法往昔大德的洁净行传,以多闻的教义,作为修要,视名闻利养,眷属受用等一切如同唾秽而舍弃。由这种舍此世心,及猛利的出离思想,鞭策其心。他于是同一些意乐精修殊胜乘道的人士,在大雪山右侧方裕隆多杰地区,闭关五年的当中,一心专修显密圆满道体,获得共通道及不共密道,两种道次第的彻底通达。亲见很多本尊,生起多种三摩地,能忆自他千百生世的事迹,能往众多清净佛刹等,为佛所赞的殊胜证达。
他为了教导后来众生起见,示现他喜悦寂静处,一心专修的意乐,作有这样的颂说:
“谁于正法戒律中,出家仍未善谨守,对佛教言非理作,彼诸沙门是世贼。
对诸邪说思为美,语过沙门非理故,诡诈心行当远离,对正说者应常依。
对诸粗语思辩才,语过沙门非理故,乱说狂行当远离,对调柔者应常依。
对诸淫乱思为洁,诡行沙门非理故,诱惑邪行当远离,贤良正行应常依。
随欲妄为思为正,不护根门沙门过,放逸弛行当远离,不放逸行应常依。
造作繁多思为智,散乱沙门非理故,喧嚣俗家当远离,事务精简应常依。
富有受用思为德,贪炽沙门非理故,财等俗行当远离,知足寡欲应常依。
游村赶集思应化,利养沙门非理故,如商贪利当远离,边区隐处应常依。”
又他到寂静处,一心专修,立下誓约道:“于谁双足莲房下,梵释遍入等世间,
权威诸神依顶敬,观音怙主前敬礼。我虽多闻失正修,虽受百戒有过染,
沙门我立诸誓约,祈尊悲智稍赐鉴。住处若增世妄想,名利之绳缚自心,
嫉他竞心生苦恼,彼处刹那亦不住。从今直至命存间,愿于雪山林薮中,
如麟独自常安住,不居城及眷属中。何时八风亦不动,直到心坚未证前,
除调一己自心外,不因利他减自利。三种法衣及钵等,除自生活用具外,
金及宝等胜用具,为自利故毫不持。何时亦不说他过,除具义及符法外,
战贼王官等谈论,混乱言书决不做。为正法故忍苦行,舍此世心求解脱,
知足寡欲及顺已,除此四眷余不依。我今所立诸誓约,若违犯时佛菩萨,
与及大悲观世音,视我如同犬豕等。”
就这样祈佛菩萨等作证,而立下了誓约。他思惟寂静处所的功德,而作自我鞭策。他这种依止寂静处所的原因,也不是由眷属亲友等的劝勉,更不是追求名闻利养,而是他视轮回生死苦如火坑,十分难忍的缘故。与及观察到薄伽梵由多门中称赞寂静山林,尤胜莲苑,万分悦意之故。对此他有这样的颂说:
“何者不具微尘过,卓越功德威光严,美誉幡摇三界动,能仁世尊前敬礼。
具智诸友请细聆,圣教日光临西没,身命摇动等流水,求解脱者应警惕。
权拥七宝四大洲,住无量寿十善行,圆满增上乐自在,转轮王德亦如蕉。
长久安居须弥顶,如意树苑享喜乐,诸天会众威礼敬,千眼帝释亦世奴。
远离身心诸痛苦,能由禅乐久摄持,金胎大梵终堕落,生世下劣较天长。
谁触极坚须弥山,刹那亦能成灰烬,如是火鬘烧身时,地狱之苦谁能受。
一见江河顿干涸,佳果满林顷变无,多罗枯枝饿鬼形,谁一见时惧毛竖。
昧于取舍痴昏暗,互相食啖身常受,金刚火花及烹煮,畜牲众苦谁能受。
轻视世间诸荣华,知为众过之渊薮,为从有海解自他,故我去住寂静林。
如鸠闻雷生欢喜,谈论静林我亦乐,为诸闻义成义故,童慧我因趣静林。
如鹅骤见洁莲池,住尽边区我心悦,为暇满身取心要,故我童慧趣静林。
如蜂顿见莲花苑,我心留恋静林乐,为尝禅定甘露味,故我童慧趣静林。
如玛莱雅春风沁,静林药域爽我心,为摧烦恼诸魔军,故我童慧趣静林。”
复作颂说:
“世间救导天人师,开示解脱贪蕴本,五欲功德生诸苦,彼是病果痛苦根。
犹如癣癞发巨痒,及热病者乐凉泉,如饮盐水以解渴,由贪终无厌足时。
如毒和食作佳肴,贪食刃口之甘蜜,引车之畜啮地草,欲德益少而过多。
如贪象粪之蚊蝇,及喜猎人美乐兽,贪食钩饵之诸鱼,贪欲凡夫速遭毁。”
这样作颂后,他也就为了住寂静处精修为要起见,去到尼泊尔和西藏交界处芒裕吉仲的静林中,为仙人所喜的隐密处——默多当金(义为鲜花灿烂境)地中,步迹佛子闻喜(即密勒日巴的俗名)的清净行传,一心安住精修。那时,追踪这位大师之后,意乐在寂静处,一心专修的很多三藏法师,也都来到那地方,和大师结邻,偶尔请求仁达瓦大师说法,共求正法甘露。常时则住静林各别地点中,一心精修。有些是独居,有些四人聚居,有些是八人聚居,有些是二十人聚居的。这些离世专修的人们,每聚分居而专修,都分布在默朵当金左右的山谷中,及嘛呢山口、乍喀、普波伽、却顶、拉安堡、拉得却仲、江澎朗喀仲、隆哲桑登岭,贡普共色、扎岗楚普等地区,安住着很多具足三学静修比丘,俨然如往昔释迦世尊住世时,修法极盛时代。由于大家精修圆满佛道,以此住在那里的任一聚居处,都为一切善神所喜而歌颂吉祥。那时,至尊宗喀巴大师也在仁达瓦大师座前,对那些精修的人们极表赞叹。大成就师汤东嘉补也因闻仁达瓦大师的美名,而来到默朵当金谒仁达瓦大师,听受要法,由此最后获得心入于法的增上缘。
这位大师他依佛的密意二大车轨所解释的那样,最初佛灭度后四百年,由圣龙树所阐明的无垢理智,而获得经论的密意。关于此点他有颂说:
“导师圆寂四百年,毗达婆地离递毘,孺童龙树成比丘,宏扬圣教经记别。
复从龙域等世间,取来深广诸经藏,燃起离边中观灯,摧灭常断边见暗。
继佛授记由无著,弥勒尊前获恩授,阐明般若之宗义,印藏大车轨中称。
此诸大乘车轨分,大乘显密中密意,此二教理不相顺,由谁释知道歧误?
如佛所示之密意,无倒善说为龙树,龙树无著二大师,能持圣教佛所说。
随彼诸师所著述,我始觅得佛密意。”
特别是这位大师他对于圣龙树所释佛经密意,究竟难论——甚深缘起,离常边见之龙树密意“中观妙道”,如具德月称论师所解释那样领会心中。对于甚深中观道,毫无杂染地获得坚定,得到不退转的定解后,而对于雪域西藏,开示了中观道轨。关于此点他有颂说:
“印及尼藏等地中,善说经师虽众多,仅由分别造释义,所谓善巧义尽此。
佛教能如佛密意,无倒善说为龙树,彼之论著白莲苑,如理开显为月称。
诸师密意如是说,智骄虽多谁能匹,诸般彩色鲜明中,盲中焉有能辨者。
如盲开掘大宝藏,清净圣眼虽不具,由佛菩萨加持力,缘起深道我获得。
三世中住诸佛及,菩萨所喜是此道,除此说余解脱道,我解彼等为下劣。
十方所住佛菩萨,真实前来纵同声,示说除此有余道,我心亦不起动摇。
诸友故应离险道,若欲入佛所喜道,纵需千辛勤励力,亦当入于龙树宗。
除此虽多习他宗,能证佛意无他方,大都增长分别网,所得不过一智劳。
以故为养我正念,及益其他贤缘众,与使圣教长住故,我说三世佛喜道。”
又有颂说:
“由于此间诸邪说,染污圣教我不忍,略作邪正分别时,兹今对我多怀恨。
凡夫不喜我亦鸣,正士若耻是丧魂,故我若有与圣教,相违见行诸贤责。 
我从入佛出家后,知辨邪正时至今,任何身语意诸行,严整如佛教而作。
无始烦恼习猛故,若略造作非理时,对过念想如毒食,追悔如法复还净。
由于观见具千光,真实圣教之日轮,对彼邪慧暗丛中,如萤他论我不喜。
论述宝洲中权威,龙树论如龙顶宝,随求生源我求故,邪说赝众我不悦。
住于离二边执海,持龙上首龙树宗,彼之正见光焰炽,千鹏来侵亦难损。”
这位大师由于慈悲后世应化众生,他开示通达圣龙树的密意——甚深中观见之量,作有这样的颂说:
“因果无欺深信中,通达缘起空性慧,二者何时得圆融,彼时离边入中道。
如所见称之有法,自他宗立遍计执,及诸俱生执实众,以正教理光除暗。
相现彼时达空性,达空彼时相仍显,何时生此双运定,尔时即证佛密意。”
就这样这位大师寻求佛的密意,得到定解,修得彻底的证达,成为诸佛菩萨所堪称赞的情况,这在至尊宗喀巴大师所作的《仁达瓦大师赞》颂中说:
“如导世间佛密意,思而如是作教授,如是教授善修习,此即师之胜功德。
此情于他未见故,如流每往低洼注,一切时中我内心,莫不追踪师之后。”
又这位大师获得如所有大车轨经论中旨义,而于雪域西藏,阐明了无垢道轨。关于此点,宗喀巴大师作赞说:
“寻求佛意不二门,如理观察经义理,此胜璎珞供师胸,除师堪受不供他。
只就教条皈依士,仅自所许称合理,生诸爱乐持佛宗,见此辈时愈念师。”
又这位大师对于圣教内库——《律经四部》的教义,如阿阇黎功德光所释佛所制定的一切戒规,他都领会心中,而依戒实行,作出弘法的事业。关于此点,宗喀巴大师颂中说:
“尽所有善及福资,生住增长任何依,我佛多项所称赞,戒律圣财得见已,
隐藏晶珠如德光,一切有部善巧意,律中开遮行三者,学处善巧唯赞师。”
又这位大师关于经义唯一正见眼——《七部量根本及释论》等的密意,他获得彻底的通达后,在此间雪城西藏,作出了阐明理论的善轨。关于此点宗喀巴大师有颂说:
“除佛说外其他宗,意乐演说事物性,足目仙等所说道,如蕉唯句无心要。
师善察已于佛宗,义善句妙纯完美,初中后三一味佳。师心信已所获方。
具足千百正理味,以此智众大欢喜,所作量释不共理,圆满演说亦唯师。”
又这位大师对于二大车轨一切经论,他心中领会后,对圆满佛教心生定解。关于此点,宗喀巴大师有颂说:
“十力具足佛之宗,二大车轨严赡洲,由谁对于绍佛种,龙树无著二师论。
如实明鉴发悲衷,作无过论教他众,施予教要定解恩,除师开示更有谁。”
又这位大师不仅对于显教作出了广大的事业,他对于大密金刚乘心要中精髓,成为胜超诸经的《密集根本续》,完全了解无遗。他所作《密集本续释明灯论》中,阐明了所有六宗四法的梵本释论,甚深二次第诸教授等的教义。关于此点,宗喀巴大师有颂说:
“能仁所说诸法门,一切之中成顶峰,
密续究竟密集中,六宗四法金刚语,如实善开二次道,殊胜定中幻游戏,
故称名为金刚持,此德我师名符实。”
总之,这位大师,在雪域西藏中,住持显密两种圆满圣教,而作出的弘扬事业,是难以匹伦的。关于此点,宗喀巴大师颂中说:
“如是闻海到彼岸,对他教训无垢语,语不厌足修心要,故诸善巧堪赞师。
由师善赐观自宗,佛之功德并得见,他宗所有诸过失,如是无垢正理眼,
师复善为详开示,舍弃无垢能仁教,而作盲修及其他,诸邪说者当肃清,
应作驳斥诸处中,如过亦见为功德,功德亦见为过失,如实正导善分显,
如是阻止趣邪途,导入善巧所喜道,为使多闻不浪费,闻义极当修心要。
故师对于应化众,应当作者示无余。”
这位善巧自在大师,为弘圣教,著作了很多论著,大师自己所作颂中说:
“赡洲胜严四难论,中观三论宝性论,俱舍与及密集等,分类论著共有十。
藏中所译诸论著,显密大都详参阅,分别自他宗善巧,众前无畏获辩才。”
这是就一些主要的而说的,除此之外,还有不少的论著,如大师所著的《经集论疏》,及《亲友书注疏》、《密集金刚仪轨全部》、《诸佛菩萨赞颂》、《与持教诸师问答书》、《赐示信众教诫》、以及很多的《悟道歌》等。就这样这位大菩萨仁达瓦?迅路洛卓,誉满十方,善巧自在大师,由于他对圣教作出了广大的事业,以此出有很多的法传弟子持教大师。关于此点,在他自已所作的颂中说:“一切智光慧贤师,经论渊博七知识,善说四论有十人,般量两善逾百人。”如颂所说一切弟子之中,难与比伦的全圆教主,确为至尊法王宗喀巴慧贤名称大师。至尊仁达瓦和至尊宗喀巴两位大师,不仅是这一生,而是多生中彼此事业都相顺合。有时仁达瓦作师,宗喀巴为徒;有时宗喀巴作师,仁达瓦为徒。同一时机中,行菩萨行,两师同为至尊文殊的上首弟子,共同发愿,如愿而出现于此间雪域西藏。这在至尊文殊及秘密主金刚手,都指示有很多记别。如至尊文殊对绷巴?巴窝多杰(义为勇金刚)所说,及秘密主对妥扎大堪布所说等记别,详见他们各别的传记中。
就这样这位大师对于圣教做出了广大事业后,他这一生的事业,大都圆满,意乐往生他方刹土时,为了对于后世应化众生,指示应当如他所做,也才能有如是这般的成果起见,他说出自己获得定解的情况。如颂说:
“无诳三宝皈依处,不离我顶常祈祷,现空如幻瑜伽者,我心本乐作此歌。
后无遗留诸财物,前无所积诸恶业,大乘心行无退失,幻身立逝心无悔。
未修此生名利方,未随五欲功德后,未作非法非理行,幻身立逝心无悔。
有证任现如幻慧,有知六道父母心,有修悲智双运行,幻身立逝心无悔。
初于经义如理学,中向智明化众说,后对习义一心修,幻身立逝心无悔。
爱护圣教较命珍,理与非理如理析,由说辩著义不空,幻身立逝心无悔。
如是无悔定解歌,我于大雪山间唱,随我后来具信众,如我作时如是作。
二资双运修身心,二谛双运义证悟,二次双运金刚道,修已愿我成虹身。”
此后,大师前往隆哲桑敦岭(义为禅定寺),为僧众约一百五十人,大转*轮。当讲说《入中论》时,讲到“何时彼为无生性,彼心亦离生”句的时候,大师生起涅槃意乐,略示病相时,经信众勇猛祈祷,以此加持延寿七日中,继为信众说法。继于壬辰年(公元一四二一年,明永乐十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大师示现圆寂,享年六十四岁。他如商主获得如意宝而归自乡那样的喜悦,往生兜率说法内院。当这位大菩萨大德示寂的时候,大地也似乎哀恸而大震起来;一切善神,因大师往生兜率,也都捧持无量供养前来迎接;诸天神槌击天鼓,响彻空际,所有人众都清楚听得。

编辑:仁增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