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中国民族志纪录片学术展-《冬虫夏草》荣获金奖

2018-01-17 09:04:03 视觉人类学观察   鲍江

1.jpgwTe中国藏族网通

第二届中国民族志纪录片学术展于2017年11月9日至12日在清华大学、人民大学、北京电影学院举行。学术展由中国民族博物馆、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民族影视与影视人类学专业委员会联合主办,包含主展映竞赛单元、节日影像志单元、经典回顾单元、中国民族志电影高层论坛、民族志电影终身成就奖、纪念让·鲁什诞辰百年等六项内容。wTe中国藏族网通

2.jpgwTe中国藏族网通

  学术展自2017年4月1日启动征集工作,共收到175部报名作品,经初评委员会遴选共有51部作品入围。林超民先生荣获终身成就奖。主展映竞赛单元,斗拉加、多吉才让作品《冬虫夏草》荣获金奖;欧阳斌作品《六搬村》,余海波、余天琦作品《中国梵高》荣获银奖;郭净、此里卓玛作品《卡瓦格博》,杨洋、魏思伟作品《司公》,陈学礼作品《照片里的她》荣获铜奖。节日影像志单元,鬼叔中、朱靖江作品《七圣庙》荣获民族影视与影视人类学专业委员会奖。
拉加荣获影展金收藏奖wTe中国藏族网通

3.jpgwTe中国藏族网通

民族志电影,也称作影视人类学。它用影片表达人类学家在远方与人相处的经验,是不同于文字文本的另一种人类学知识形式。音像为本体的文科学术中,影视人类学是一门领先学科,成立于1952年世界人类学大会。中国影视人类学正式成立于1957年启动的《中国少数民族社会历史科学纪录电影》课题。该课题一共完成21部胶片电影作品,奠定了中国民族志电影的基础。wTe中国藏族网通

4.jpgwTe中国藏族网通

民族志译自Ethnography,源自现代人类学,指人类学者基于长时段田野工作对一个群体作出深入细致的整体性描述的文本。随着现代学术发展,不同学科间相互借鉴的结果,民族志的使用场域已跨出人类学界,成为文科学术中的一种常规研究方法。民族志电影的发展与之同步,更恰当地说,民族志电影的跨界步伐甚至超出文字民族志,它不仅跨文科学术,甚至还跨入艺术场域,成为一门在学术与艺术之间的文化门类。
  这次学术展不仅吸引了相关科研机构、大专院校专家学者学生,也吸引了社会各界从事带有“人与文化深描”性质的纪录片工作者参与。如果说主流电影场域不容易找到摆脱好莱坞强势文化影响的文化支点,这次学术展则呈现了电影场域的另一种可能,文化自觉与文化创新在这里是不言而喻的考量指标。
影展闭幕式在北京电影学院举行
  作为这次学术展初评委员会成员之一,本人应学术展组委会委托,在学术展期间曾撰写了数则观影评介,这里援引两则如下:
虫草、松茸与普洱茶:中国西部的三个谜中之谜
  这次学术展,有一部入围影片聚焦虫草主题,有一部入围影片聚焦普洱茶主题,鲜活而细致地给我们呈现了这两个经济全球化奇观在两个植物原产地的商品化及其社会文化效应。斗拉加作品《冬虫夏草》呈现西北虫草。马祯作品《以茶为生》呈现西南普洱茶。
  随着经济全球化深入渗透到这个星球的每一个角落,各地,尤其在非西方世界各地,层出不穷地出现一些经济奇观,一些在本地人看来百思不得其解的经济现象。
  2001年本人在中国西南无量河流域高山深谷村落里做人类学田野工作。夏天,与当地朋友一起到海拔3000米左右的高山牧场,照顾牛羊的同时,每天清晨出工钻灌木林,搜索一种当地特产的蘑菇—— 松茸。松茸,收购价高昂,是他们的一项重要的现金收入来源。原本,对他们而言,松茸只是一种山上长有的植物,自生自灭,在他们的食谱之外。“我们不吃这个,有股臊味。”当地朋友这样回答我的提问,紧接着反问我,“他们买这个做什么用?”我自己并不清楚松茸国际贸易线的整个逻辑,就搪塞说,“可能外国超有钱的人喜欢吃这个吧。”有钱人任性,这个常识构成这个推测背后的假设前提。
  后来,本人应日本学界友人的邀请,先后两次到京都、东京两地讲学。可以说,亲自到了传说中松茸国际贸易线的终端。但是,松茸的消费终端对我还是一个谜,在日本国的餐桌上我并没有见到,我的日本学者朋友也不知其详。
  虫草与普洱茶,与松茸类似,是另外两个出现在中国西部的经济全球化奇观。这两种植物驱动着当地人的日常生活,牵引着他们的喜怒哀乐,但是不管本地人自己,还是像我这样的人类学家,都还没有能力以经验证据全面而彻底地说清楚围绕这两种植物的所有因果。
  松茸,虫草,普洱茶,这些地域特征突出、市场价高昂的食品,不免会让人联想到同样出产于西南的相似物 —— 茅台酒,茅台酒的专有生产公司,还有这个公司在中国股市第一高价股名头。对这些经济奇观,单凭在地个案研究,势必不可能充分把握它们作为整体的内在逻辑,好比摄影镜头无从在把握一片明暗对比强烈的整体的同时,看见其暗部细节,反之亦然。采用物极必反的先验原理,倒是可以给出一个充分的解释:工业化走到极致必返于它的反面 —— 非工业化,工业化落后地区的比较优势遂必被重新发现重新评估。看全球,非西方工业化进程落后于西方;看中国,西部工业化进程中落后于东部。当工业化先进走到头而反受其累之时,中国西部蓝天白云牧歌田园的“落后”生活必被重新估值,作为经济奇观的松茸、虫草、普洱茶等则只是它的象征而已。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本人在云南生活时,在东部突飞猛进的工业化“发展”背景下反观自己,曾听友人夸张的开玩笑,将来我们云南单靠卖空气就可以谋生。现在看来,这玩笑也不纯是玩笑。
wTe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仁增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