耷•琼培——现代唐卡艺术的探索者

2017-07-06 11:08:24 一莲艺术品  

2017年7月8日至8月20日,一莲艺术空间将举办西藏当代艺术家耷•琼培个人画展。耷•琼培是新概念唐卡的探索者,他以现代美术概念革新唐卡这一藏民族的古老艺术形式,是各位喜马拉雅艺术和现代艺术爱好者值得关注的一位艺术家。IVc中国藏族网通

1.jpgIVc中国藏族网通

耷•琼培IVc中国藏族网通

使命的召唤IVc中国藏族网通

耷•琼培,1975年出生于四川省甘孜州理塘县。海拔4000米的理塘,是拉萨之外的第二个“圣城”。蓝天白云、雪山草原、寺庙白塔、骏马仙鹤,风景如诗如画,被称为“活佛转世的地方”,人们熟知的仓央嘉措活佛即在此处转世。IVc中国藏族网通

13岁那年,他被认证为当地一位在甘丹寺修习佛法的“耷•洛桑登珠”活佛的转世,进入理塘长青春科尔寺学习。1995年,他进入有着藏传佛教格鲁派第一寺之称的甘丹寺继续深造。十几年系统的佛法学习,为他奠定了深厚的佛学造诣。IVc中国藏族网通

活佛的身份,对耷•琼培来说更多的是一种使命感和责任感。在这股使命感的召唤下,耷•琼培孜孜不倦地学习,不仅学习佛法,也向寺院的画师学习西藏传统艺术——唐卡。他自小喜欢画画,成为活佛之后,他更加强烈地感觉到,自己必须掌握本民族的传统技艺。IVc中国藏族网通

从传统到现代IVc中国藏族网通

16岁时,耷•琼培就独立绘制出第一幅四臂观音唐卡。如其他所有的唐卡学习者一样,一开始,他都严格地按照传统仪轨和度量的要求绘制唐卡,力求技艺精湛、惟妙惟肖,希望能够在传统的条条框框内做到极致。IVc中国藏族网通

然而他那强烈的使命感使他不得不对这种周而复始的机械重复产生更深一层的思索。作为一种深邃的宗教哲学思想的承载物,唐卡于千百年前诞生之时,必定符合那个时代人们对于如何使用艺术传播宗教的理解。传统唐卡的仪轨和度量,反映的是古代藏人的审美观,以及这种审美对于佛教中观宗的诠释。但是在现代,抽象主义和象征主义已经成为艺术审美的主流,千百年前的传统审美还能激荡现代人的心灵么?从传统唐卡那规整的布局、繁琐的细节和具象化的描绘方式中,今天的人们还能体会到佛教“缘起性空”的真意么?IVc中国藏族网通

于是,与那位300多年前勇于突破当时传统唐卡的限制、自创一派的第十世噶玛巴却英多吉一样,耷•琼培也锐意创新,为唐卡这种古老的宗教艺术形式打开现代化的大门。IVc中国藏族网通

新概念唐卡由此诞生。IVc中国藏族网通

耷•琼培感到,要想以现代方式度量佛的思想,以禅意的精神与众人建立普遍的内在联系,现代艺术中的象征派和抽象派表现方式是不可或缺的。相较于古典画派那种精细和具像的表现方法,现代人更能从象征和抽象画派中抽取所需的艺术养份和生命感悟。IVc中国藏族网通

通过进一步研究早期喜马拉雅文明,耷•琼培惊喜地发现,早期喜马拉雅文明的艺术创造因其简单,反而具有现代艺术的部分抽象和象征特征,具有异曲同工之妙。于是,在融合藏文明源头的艺术形式与现代艺术之后,他慢慢重新构建起对唐卡文化的理解,开始动手创作能够直抵观者心灵的现代唐卡作品。IVc中国藏族网通

2.jpgIVc中国藏族网通

度母 66 x 86 厘米IVc中国藏族网通

在耷•琼培的画作中,不同于传统唐卡那样以完整严正的形式表现佛、菩萨的形象,佛教的元素都以象征性的符号表现出来,如弓箭、海螺、如意宝、法轮等等。即使是传统的菩萨或护法神的完整形象,也多以写意和飘逸的方式表现,比如上图这幅《度母》。IVc中国藏族网通

传统的度母在形象、衣饰、姿态等方面都有一定之规,纵然也具有女性的柔美,但宗教形象的庄严与神圣依然是主流。IVc中国藏族网通

3.jpgIVc中国藏族网通

一幅绘于18世纪的传统唐卡IVc中国藏族网通

耷•琼培所创作的度母形象,则充满着女性的柔美与丰腴,长发随风飘逸,虔诚地跪于青山之上,散发着自然的慈悲神性。这种神性不同与传统唐卡中的神圣气氛,有着一种温柔的亲和,更容易让普通人产生共鸣。IVc中国藏族网通

这种抽象式、符号化的图像表现方式,自然借鉴了西方现代主义表现手法。如果说传统唐卡试图将佛的世界全面完整地呈现出来,新概念唐卡则更像是通往佛国世界的一条通道、一座桥梁,在众生与佛法之间建立起一种富于哲理和情感的禅意连接。IVc中国藏族网通

4.jpgIVc中国藏族网通

空乐 115 x 254 厘米IVc中国藏族网通

5.jpgIVc中国藏族网通

一体的矛盾 66 x 86 厘米 IVc中国藏族网通

6.jpgIVc中国藏族网通

无常 64 x 40 厘米IVc中国藏族网通

7.jpgIVc中国藏族网通

情器世界 64 x 40 厘米IVc中国藏族网通


IVc中国藏族网通

妙音使者IVc中国藏族网通

绘画并非耷•琼培唯一的天赋和爱好,唱歌同样也是。IVc中国藏族网通

自幼年起,耷•琼培就喜爱一展歌喉,对藏传佛教的乐谱也有极深的研究。他将自己的歌声与佛教的经文、心咒和祈祷文结合,在古老的喜马拉雅音律之中辅以一些现代音乐元素,创作出涤荡灵魂的圣歌。IVc中国藏族网通

回探远古喜马拉雅文明,不难发现,灵歌几乎存在于生活的时时刻刻,当面对四季交替、生死轮回、人生无常等境遇时,人们都情不自禁地用纯粹的音符试图与生命对话,这样的乐曲因为信仰的浸润也就成为了有灵魂的史诗。IVc中国藏族网通

耷•琼培的声线悠远沉静,又带有自然的感触。在聆听这样的音律之时,我们必将找到伟大的佛法赐予我们每个生命独有的那一曲灵歌。IVc中国藏族网通

  诗歌——生命的韵律IVc中国藏族网通

      作为深谙佛法之人,耷•琼培对于宗教、世界、生命都有着自己深刻独到的哲学思考,他将这些思考记录在他的诗歌中。
IVc中国藏族网通

三门IVc中国藏族网通

有身的开始IVc中国藏族网通

我就为它造塔IVc中国藏族网通

接着IVc中国藏族网通

等虚空粉碎IVc中国藏族网通

有语的开始IVc中国藏族网通

我就为它沐浴IVc中国藏族网通

接着IVc中国藏族网通

等河流干枯IVc中国藏族网通

有意的开始IVc中国藏族网通

我就为它禅定IVc中国藏族网通

接着IVc中国藏族网通

等你来唤醒IVc中国藏族网通

                                                                             2014.09.08IVc中国藏族网通

    这首《三门》,表述的是耷•琼培对佛教中身、语、意的思考,以塔、水、禅三者代指,将深奥的佛教概念拉入读者的心中。IVc中国藏族网通

云门IVc中国藏族网通

曾在云端IVc中国藏族网通

留下过脚印IVc中国藏族网通

让飞驰的风IVc中国藏族网通

在木梯的夹缝里生灭IVc中国藏族网通

曾在云门IVc中国藏族网通

遇见过孤独IVc中国藏族网通

让美丽的花IVc中国藏族网通

在避风的门缝里轮回IVc中国藏族网通

看那 云门IVc中国藏族网通

有位 入定极深的尊者IVc中国藏族网通

为了如梦幻泡影IVc中国藏族网通

而非 梦幻泡影的感知之处IVc中国藏族网通

放飞身语意IVc中国藏族网通

安住云门IVc中国藏族网通

                                                                             2012.07.03IVc中国藏族网通

    而在这首《云门》中,耷•琼培塑造了一位智慧灵性的入定尊者,他端坐云门,处于梦幻与真实之间,观察着来来往往的逐梦之人,看尽百态,而安定自若,令人神往。IVc中国藏族网通

      六世达赖仓央嘉措以“情诗”而名誉天下,但其实,他的诗,不一定都在表达男女之情,很多时候,他在表达一位佛门中人对宗教、世俗、生命的思考,乃至一个年轻人在权力、宗教和尘世之间夹缝中的那种无奈与感慨。
IVc中国藏族网通

      相比那些突显个人感受的诗歌,耷•琼培的诗真挚地反映了一位出世之人所面对的现代社会。如果说仓央嘉措是在以诗歌哀怜自身的境遇和对世界的无奈,那么耷•琼培的诗歌,则是以悲悯智慧的目光,超脱自身的境遇和局限,向世界撒播佛法的光辉,于境界而言,强于那位年轻而又命运多舛的六世达赖。
IVc中国藏族网通

8.jpgIVc中国藏族网通

寻找心灵的鸟 63 x 82 厘米IVc中国藏族网通

9.jpgIVc中国藏族网通

真实的面孔 64 x 84 厘米IVc中国藏族网通

10.jpgIVc中国藏族网通

大脑控制的人生 63 x 82 厘米IVc中国藏族网通

11.jpgIVc中国藏族网通

绿色的心 63 x 82 厘米
IVc中国藏族网通

12.jpgIVc中国藏族网通

圣洁甘露 63 x 82 厘米IVc中国藏族网通

13.jpgIVc中国藏族网通

圣洁甘露 61 x 80 厘米
IVc中国藏族网通

14.jpgIVc中国藏族网通

八宝 63 x 82 厘米
IVc中国藏族网通

15.jpgIVc中国藏族网通

远牧自性 63 x 82 厘米IVc中国藏族网通

16.jpgIVc中国藏族网通

马头金鹏 64 x 84 厘米
IVc中国藏族网通

17.jpgIVc中国藏族网通

须弥福田 64 x 84 厘米
IVc中国藏族网通

18.jpgIVc中国藏族网通

百相自在 62 x 100 厘米IVc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看卓才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