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通史》编撰出版情况介绍

2017-01-16 15:59:17 中国藏学研究中心  

12345.jpgkgd中国藏族网通

各位来宾,同志们、朋友们:
今天很高兴有机会出席中国藏学出版社成立30周年庆祝活动,并代表编委会推介中国藏学界的最新重要研究成果——《西藏通史》。
至2016年底,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承担的国家重点科研课题“西藏通史”的研究和编写任务业已完成,8卷13册850余万字的《西藏通史》陆续出版和广大读者见面了。这是我们课题组的同志们多年来辛勤努力的结晶,也是中国藏学界众多同仁通力协作的共同成果,同样也是中国藏学出版社近几年精心打造的一个精品。
中国的历史是由中国境内的各民族共同缔造的,藏族是中国多民族大家庭中的重要成员,西藏自古是中国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历史上,西藏地方与祖国内地及其他兄弟民族地区经济上相互依存、政治上密切关联、宗教文化上水乳交融、风俗习惯上相互吸收相互借鉴。元朝以来,历代中央政府对西藏地方实施了有效的行政管辖。总结历代西藏地方发展稳定和社会治理的基本规律与成败得失,发掘中国各民族相互交往交流交融的历史经验,既有助于继承和吸收优秀传统文化的精华,增强民族自豪感,也有助于凝聚西藏各族人民的心力,以实现把西藏建设成重要的中华民族特色文化保护地的宏伟目标,并与全国各族人民一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西藏地方历史悠久,文化灿烂,通过对西藏历史和文化的研究,编撰一部多卷本的《西藏通史》,系统、全面地回顾西藏历史的进程,总结其发展规律,鉴古而知今,为西藏自治区的精神文明建设服务,十分必要。新中国成立以来,西藏地方发生了伟大的社会变革,并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建设成就,很值得认真总结和借鉴,可以也应该通过《西藏通史》加以全面反映。从国际大环境看,西方反华势力和达赖集团分裂主义势力,在西藏历史问题上一直歪曲史实、制造谣言,蒙蔽世界舆论,欺骗了为数不少的不明真相的人,这就需要我们廓清迷雾,正本清源,还历史以本来面目。我国的西藏历史研究业已取得辉煌成就,资料工作和专题研究、断代史研究均有新的突破,已经为撰写一部全面反映藏学研究成果的《西藏通史》奠定了基础。kgd中国藏族网通

1234.jpgkgd中国藏族网通

《西藏通史》的研究和编撰工作意义重大,但是要在短短六七年时间里完成这项浩大的工程,也给我们提出了巨大的挑战。为了顺利完成《西藏通史》的研究和编写工作,我们确定了一些基本原则,并做了精心的准备。首先,必须明确以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为指导,摈弃西藏历史上的唯心史观和有神论思想。其次,必须立足史料,充分吸收学术界已有研究成果,遵循“厚今不薄古”的原则,实事求是,努力探讨西藏地方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第三,重视西藏地方历史发展的特点,重视西藏地方与中央政府关系的论述。第四,重视对西藏历史研究中的空白、疑难和热点问题的研究。总之,要致力于政治上、学术上的高标准、严要求,体现科学创新精神,以展示我们在西藏历史研究中的最新水平。
西藏地方有文字记载的历史长达一千几百年。一部浩瀚繁复的西藏地方史,可以概括为一句话,叫做“三个高潮”、“两个低谷”。
第一个“高潮”是公元七世纪初到八世纪中叶,松赞干布统一我国青藏高原地区各部落,建立吐蕃王朝,创立和完善各项制度,繁荣民族文化,并采取开放政策,积极加强与唐朝的关系,大力吸收中原地区物质和精神文明,密切藏汉民族的友好交往,造就辉映史册的吐蕃文明。
第二个“高潮”是公元十四世纪中叶到十六世纪中叶,元朝时期西藏地方正式纳入中央王朝行政管辖之下,结束了西藏地区分裂割据、长期混战的局面。元朝在西藏地方建政立制,征兵征税,实施有效管辖,不仅给西藏地方带来安宁,而且更加紧密地使西藏与祖国内地连接成一体,有力推动了西藏地区经济、文化的迅猛发展。从十四世纪中叶到十六世纪中叶,帕木竹巴地方政权和仁蚌巴先后各统治西藏百年左右,延续了萨迦时期社会比较安定,生产有所发展的形势。
在前两个“高潮”之后,则是 “两个低谷”:第一个“低谷”是从九世纪中叶吐蕃王朝崩溃到十三世纪中叶元朝统一以前“分裂割据,战乱不已”的年代。第二个“低谷”是西藏和平解放之前,封建农奴制社会“长期停滞”不前的年代。
第三个“高潮”出现在新中国成立以后,西藏和平解放结束了帝国主义在中国西藏地方颐指气使的时代,同祖国各兄弟民族一道站了起来;民主改革让世代遭受被奴役被压榨之苦、没有生产资料也没有人身自由的百万农奴翻身解放,做了社会的主人,也让西藏地方社会焕发出前所未有的活力。改革开放以来,中央专门召开六次西藏工作会议研究西藏的经济社会发展和稳定问题,中央关怀、全国支援和西藏各族人民的勤奋努力,让西藏社会数十年时间的变化超越数百年、上千年,很值得史学工作者认真思考,深入分析。
历史学科是内容最为丰富的一门学科。各门具体学科都有它形成、发展的过程,也就是说,它们都有自己的历史,内容包罗万象,错综复杂。《西藏通史》的研究和撰写,面临许多困难,就我们自身而言,通史的撰写要求学者既要专精,又要博通,而事实上,这是一个需要不断努力追求的目标,一个人很难达到。就客观条件而言,目前,在西藏历史领域还存在许多疑难点和空白点,许多领域还无人涉足,这是无法回避的问题。现在,在这项任务已经完成之际,我们却感到还有很多问题有待进一步深化和解决,在我们的成果中依旧存在这样或者那样的不足乃至错谬。希望广大读者批评指正,以便我们再版时进一步修正、补充和提高。
在《西藏通史》正式出版之际,我们衷心感谢中央有关领导部门对这项文化工程的高度重视,及在财力、物力等方面给予我们的大力支持;感谢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几届领导和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感谢历史研究所的同志们和几十家兄弟单位的专家的鼎力帮助。
最后,要感谢中国藏学出版社为本书的编辑出版所付出的辛勤劳动。正是你们默默无闻的努力,为我们奉献上了如此精美、厚重、翔实的《西藏通史》成书。祝愿中国藏学出版社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贯彻执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关于西藏工作的一系列指示精神,越办越好,更多地出版高水准、高质量的藏学图书,为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为西藏和四省藏区的稳定发展做出新的贡献。
谢谢大家。
(拉巴平措 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原总干事、《西藏通史》总主编) kgd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仁增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