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届国际佛学论坛-佛教因果思想研究圆满闭幕

2016-11-01 10:40:39  


中国藏族网通讯 (记者 仁增)10月30日下午,为期两天的第六届国际佛学论坛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馆圆满闭幕。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资深教授、佛学家楼宇烈先生,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世界宗教研究所教授杨曾文先生,沈阳北塔寺和四川理塘县下坝嘛通寺法台夏坝仁波切,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佛学研究中心主任魏德东先生,格西仁增,格西贡秋诺布等佛教界的高僧大德和专家学者三百人出席了论坛。

IMG_1129.JPG

第六届国际佛学论坛的研讨主题是佛教因果思想研究。本次以对话:世界哲学与宗教中的因果理论、主体演讲、儒释因果思想比较、中观学派的因果思想、文学艺术中的佛教因果观、因果与社会:基督教与伊斯兰教的视角、业力与因果、历史学视域下的佛教因果思想、科学与哲学意义中的因果性问题等为主线,围绕“以十善为中心的佛教因果报应论”,“说一切又部对佛教因果论之贡献”,“西方思想视野下的因果问题”,“中观应成排‘业灭’理论辨析”,“应成派业因果·明镜”,“试析法称因明学的正因和助缘”等主题展开了广泛而深入研讨。

IMG_1159.JPG

北京大学楼宇烈教授在回答‘中国传统文化中用什么来表达因果’时说:“用什么来表达因果?在中国传统中,是用本末、先后、始终这样一些概念表达因果。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等等,就是有先后。然后是本末,总结一句话,德为本、才为末,这里面就有了因果关系了。我们很多地方讲原始,包括我们讲的万物自然生长规律都有个本末的关系,我觉得中国最初的因缘,我们不讲后来,大量的因果。我觉得刚才还有一个问题,佛教的出现有没有因果?什么呢?就是印度文化之间,在社会上,佛教产生的实际来讲,它的理念很明确,万物是神创的,三大神,有的创造、有的维持、甚至有的破坏,这样才有宇宙变动。第二个核心的内容,生命的命运,我们个人的命运,都是由神来决定,这很明确。这样一个背景下,佛陀提出来两大理论,一个,万物生成是缘起,是因缘而生的,不是神创的。再有一个,因果报应,说明个体生命是自己的个体因缘与因果的关系,产生的这个前提很清楚,针对也很清楚,也很明确。佛教是一种无神的宗教,现在很多人不太接受,宗教就是要有神,不相信宗教是以人为本,以自然为本,可以找到一个最适合于它生存和生长的土壤,和内在的联系,形成了这样一种结果。”

IMG_1162.JPG

黑龙江省佛教协会会长静波大和尚在回答佛教‘性空’问题时说:“不能说万法皆空你就可以胡来。”他说“这个问题在佛教界是争论已久的问题,万法皆空、因果不空。这两者之间,是中道圆融的。这个才使佛教更具生命力和说服力,所以万法皆空是站在真理的角度,因果不空是在世俗的,不能说因为因果不空,你就天天担惊受怕,这是可怕的。如果说万法皆空你就可以胡来了,这也是不行的。”

IMG_1148.JPG

黑龙江省佛教协会会长静波大和尚在回答‘选择吃素还是吃荤’时说:“吃素不是因为恐惧,而是慈悲。” 他说;“为什么要吃素?不是恐惧,是慈悲。如果您的夫人和孩子因为慈悲对生命的敬畏,选择吃素,这个可以。如果因为恐惧,我觉得就不要了。另外,吃素也会很强壮,牛马都是吃草的,他们也很强壮,所以不要以为他们缺营养,不一定。”

IMG_1151.JPG

夏坝仁波切在回答‘因果的性质’时说:“因果的本质还是空。”“刚才这位女士说得非常有道理,既然是因缘生的,那么也自然就因缘灭了。但是这个问题,佛教里面有一个解释是什么呢?就是说一切外在的这种现象和内在本质,因果是必须的。但如果究其本质,皆空。为什么不被因缘灭呢?因为如果你只停留在这个层面的时候,当然这种因果既有善果也有恶果,你就在因果循环内了。假如你空的时候,你就把能够造因的根源,这种本质无名就灭掉了,一旦灭掉了之后,造善或者恶的根源。”

IMG_1135.JPG

北京大学楼宇烈教授在回答‘儒释道三教共性’时说:“中国三教根本共同点都是自然的因果。”他说“咱们从根本来讲,都是强调自然的。在这里面,有的是探索个体,有的探讨平体,有的探讨人文自然,也有的比较侧重于这种因果之间的必然的联系,有的要探讨因果之间的种种的不确定因素。有些问题不一定需要探讨那么深刻,我们注重现实就可以了。如果我们比较注重于自然因果论的话,庄子里面有句话讲了,六合之外神而不轮,所谓六合就是我们的宇宙,东南西北上下,我们看到什么问题,我们就说它是怎么样的。我觉得中国的三个,根本共同点,都是自然的因果,自然而然的。”

北京大学宗教学教授张志伟在谈到西方哲学中的‘因果思想’时说:“面前只有一个世界,就是物理的世界、因果的世界。”

IMG_1133.JPG

他说;“西方哲学,我想关于因果问题可以分三个层面,一个是形而上学的层面,一个是科学的层面,物理学的层面,还一个是人生哲学的层面。从哲学的角度来讲,要讲宇宙的自因,自然是自己的原因也是结果。就像树种长成大树,宇宙就像一颗宇宙的种子长成宇宙的大树。那么这个意义里,哲学它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合理的解释世界,但是这种方式应该说在科学领域里边更成功,尤其是17世纪牛顿物理学出现之后,因果的问题叫自然因果论。一个事物的存在总有其存在的原因和条件,科学就是讲这个具体的因,时空之中研究事物的存在。你只是讲一个具体的关系,你永远无法找到一个完满的解释,但是显然哲学的这种解释并不成功,最终实际上是科学占上风。我想哲学的理想来说,是试图以一个理想的模型来解释不完满的世界。但是这种方式在科学面前受到的挑战,我们被称为活着的爱因斯坦英国的物理学家霍金,经常语出惊人,科学比哲学做得更好,的确如此,但是更好的结果就产生了什么样的后果呢?我们面前只有一个世界,就是物理的世界、因果的世界,它背后没有一个理性的东西。我个人感觉,我们当代人恰恰面临这样一个物理主义的还原论的世界观,就产生了我们这个时代面临的最大危机。最初给人安身立命的思想确实是我们需要,面对这样一个问题,以物理学意义上的因果关系来解释世界,也包括解释人生的话,会陷入一种我们称之为叫虚无主义的危机。”

编辑:仁增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