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真言称起源辨略

2016-12-11 13:40:35 印度佛教史   多罗那他著 张建木译

印度佛教史-第四十三章真言称起源辨略
这里有一些其他致疑之点,表现在某些自负明敏的人们身上,他们想研讨真言乘有没有另外一种发生的情况。总起来说,一切经部续部各有缘起。所以,真言的发生情况诚然不同于经的发生情况,难以缕述,但是反正经续二者并不是有地域、时间、教主上的区别。
它在人间如何出现的情况:续部大部分也是同大乘经部一起到来。很多甚深的无上瑜伽续是由各各成道的阿阇梨请来,逐渐来到。例如吉祥萨罗诃请出《佛顶盖》,鲁伊波请来《瑜伽母普行》等,腊哇波与海生请来《喜金刚》,黑行请来《契合明点》,游戏金刚请来《黑降阎魔尊三品》,甚深金刚请来《金刚甘露》,俱俱梨波请来《摩诃摩耶》,比朵波请来《时轮》等。
过去有人妄说真言发生情况在《俱生成就》的疏释里有。最胜学者布敦详尽地征引了所有的俱生成就注释的历史以后,合理而恰当地说这是俱生成就的历史,而不是全部秘密真言的发生情况。郭译师童祥看到这个,而对旧说法搞了个借尸还魂,他说若是好好地解说俱生成就的这个说法,将其中的农夫莲花金刚和大莲花金刚合而为一也可以。从此开端,把七部成就之发生情况配合起来,有真言的希有发生情况。这只是一种想象的说法。俱生成就和七部成就只是几个真言师之所修持,可是并不是普遍于一切,因此述说它的传承并不成为述说真言的总传承。说印藏一般的真言师实际行持的各各法系的传承都无须征引,无论如何具有发生真言的希有的总的情况,我也要讥笑他了。
依据这个,有几个以从事虚构为主的人写出一些关于《摄真实性》和《金刚顶》中出现的降三世忿怒明王化现所说的不正确而且不完全的史传,作为初说真言的论断。以俱生成就疏释的史传作为根据,而自是地说勇金刚王为阿梨耶提婆的上师,自是地说安乐游戏童女与龙成瑜伽母为一人,而追求“圣系”等传承,妄以善缘空行母或贤慧母为一人,而说追求《四佛语教诫》的传承等,只见其说没有中心。对于吉祥米积这个说真言乘的处所也与学者们所共同传称的违反。西藏有些老年人虽然都通过了笔记文字的方式,但是在印度并不这么传说。可以理解为西藏人妄造的,连地名也有“妙法云堡”这样没有根据的名字,而他们对这些偏好自是,这只是傻子朦混一群傻子而已,因此应当是智者所不道。
又,俱生成就疏释的传记仅仅是那个优婆提舍的传承。那个优婆提舍诚然是所有续部的意旨,然而俱生成就的优婆提舍和原典何须作为吉祥母的优婆提舍和原典?此外是毗醯鲁迦所作的俱生成就计入七部或八邮成就,而吉祥母俱生成就不在其数,因此这些仅仅是由于印藏不同的传承所产生的次第而混淆起来,自是地说是一个,可发一笑。可是需要把真言乘法统各各传承的可靠的史传中所出的众多史谈总集起来,真言乘发生的情况就可知道,这些在有如《七流教法史》这样的史话中有所记载,可以参看。
总而言之,在圣地出现的成道者的所有史话谁能道出,只在龙树时代光是依多罗真言续而得成就的据说就有五千人,若从陀梨伽波、黑行眷属的传记等推量,应当知道是不可思议。

编辑:仁增才郎